第五百零九章 昨天和今天_洪荒第一鸦
乐文小说网 > 洪荒第一鸦 > 第五百零九章 昨天和今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九章 昨天和今天

  红云留在了西方。

  和吴天一起养伤。

  龙力要走了。

  吴天没有挽留,他来的也够久了。

  作为一族之长,一家之主,离开百多年也够久的了。

  小白竟也要回去,这倒令吴天有些意外。

  虽然小白是西荒白虎族的少族长,但他老爹就在白虎洞中,还活着呢?

  他这个少族长,其实,没那么重要。

  小白说道:“我父亲早已不管族中事务了。”

  小白又压低声音对吴天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我怀疑他沉睡了。”

  吴天轻轻一笑,拍了拍小白的肩膀,果然是个好大儿。

  也不知白虎祖王有没有考虑过再生一个?

  当然,这都是吴天一刹那的心理活动。

  有些活跃。

  龙力和小白走了。

  小白走时,硬要拉小弟西风走。

  但西风死活都不跟他去。

  大概是觉得,没有老大的老大在的地方,他没有安全感。

  并且老大的老大好不容易回来,小伙伴们都在,小天峰正热闹。

  所以,小白终没带走西风。

  因为有吴天在,他也不好太过分,把人直接拖走。

  所以这次,西风朝他老大挥手,挥得格外欢快,也格外用力。

  在小白离开后,他还对天大笑了三声!

  看得一众老家伙直乐。

  因为盘王的到来,鲲鹏也多留了些时间。

  但他还是最早离开了。

  他现在不仅是北冥的老祖,还是天庭的妖师。

  北冥他可以不回,但天庭,却是不能长时间不露面的。

  大家也能理解,送走了鲲鹏。

  小天峰就剩下了吴天这个主人,盘王,弑神,红云,还有小家伙们。

  小家伙们自去练剑玩耍。

  盘王弑神这两个一万年不见的老伙计,偶尔会出去走走。

  红云,则一直陪着吴天。

  两个目盲之人,或躺着晒太阳,或说一些闲话。

  过得也很惬意。

  四人在一起,也会论道。

  是显化道象的那种论道。

  吴天只出一道,或者数道。

  不然,这道就没法论了。

  成了一家独大,压制诸道,就成了欺负人了。

  时间过得飞快。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盘王和弑神也走了。

  红云提出了闭关炼化自己的宝贝葫芦。

  吴天把乾坤鼎借给了他。

  至于有没有用,又用不用得上?

  那他就不管了。

  红云带着乾坤鼎入火云宫闭关。

  火云宫随之也消失了。

  小天峰就只剩下了吴天一个大人。

  黄金力士不算,他只是个子大,而已。

  吴天一边养伤,一边悟道。

  参悟的还是神目。

  也就是那只眼睛。

  如此倒也清静。

  喧嚣过后,总是清静。

  这是一个谁也不曾说出口的感悟。

  享受清静的也总是一个人。

  这似乎也是一个人的感悟。

  如此,时光悠悠,如小天峰上空飘过的白云。

  大家都悠哉悠哉,忘记了时光的流逝。

  因为这里便是无忧无虑的乐园。

  因为有他在,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吴天也觉得有他在,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这个他,可不止他,还有一个合道的他。

  小家伙们忽然回过头来,他们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主人,老大,老大的老大,开始玩沙子了?

  小家伙们聚了过来。

  一粒沙子在老大指间消失又出现。

  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他们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了。

  只是一种感觉,很奇妙的感觉。

  当那粒沙子消失再出现风化成尘的时候。

  西风“呀!”了一声,他惊讶,并不是因为沙子碎了。

  而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什么的作用。

  是时间!

  这个他太熟悉了,因为他是风!

  不知吹落了多少这种东西。

  西风目光灼灼的望着闭着眼睛的吴天,激动的问道:“是时间?对吗?”少年的声音都拔高了,还带着颤音,这是激动的。

  吴天笑着点头:“具体说是昨日的时间。”

  因为他的手是从昨日取回的这颗沙。

  他在昨日放下了这粒沙,今日去取。

  取是取到了。

  沙子却碎了。

  西风摇头,表示他不懂。

  吴天笑着说道:“不懂,就对了,因为,我也不太懂。”

  西风和小家伙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却蹲着没走。

  便是混圆似乎也对这个很感兴趣。

  睁着乌溜溜的小眼睛。

  吴天莞尔一笑,心道:还真识货。

  他是指所有小家伙。

  一个个都很有眼光。

  这可是他也要小心翼翼探索的领域。

  吴天不再关注他们,而是把注意力重新投在了沙粒上。

  在他面前的沙盘里,摆放着一排排,一列列,如同士兵列阵一样的沙粒。

  这是为了便于他实验。

  前天放下的沙粒,在昨天能不能取到?

  在今天放下的沙粒,在昨天能不能取到?

  在下一刻放下的沙粒,在上一刻能不能取到?

  取到了,是在今天取到的,还是在昨天取到的?

  那么在今天从昨天取走沙粒,今天的沙粒还在不在?

  一颗小小的沙粒却涉及了很多问题。

  都在时间领域。

  沙粒是没有生命的,但它有寿命。

  它会破碎,它会化为粉尘,落在时间长河里。

  如果是一个生灵,他可以追踪它的生命轨迹。

  也就是生命线。

  但沙粒不行。

  但他又不能抓一些生灵来做实验。

  因为他是魔,但不会做让自己不舒服的事。

  可见,他是个好魔。

  并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动辄毁灭一个纪元的大魔头。

  但……他好像还真的毁灭过一个纪元。

  好吧,如果算上东方那次,应该是东西两个纪元。

  两个纪元是错开的。

  这个必须说明。

  但他没有丝毫良心不安。

  也许,他真是一个盖世大魔头吧。

  但只要他感觉良好。

  那就算了。

  灭世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只要是该灭,那就灭了吧。

  而眼前的实验,哪怕是一只蝼蚁,他觉得它不该为此而去死。

  它就有最大的理由活着。

  并不是说它微小,它的生命短暂,合理利用一下,无所谓。

  很有所谓,因为你不是它,那是它的一生!

  是它的,不是你的!

  他是圣人吗?不是,他是魔头。

  因为他心中并无怜悯。

  只是平等对待每一个生命。

  他现在极大,但也可以极小。

  所以极大极小,都是他。

  极大极小,也都是生命。

  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不同。

  老祖惹到他,会死。

  蝼蚁没有惹他,就生。

  很简单的道理。

  与大小无关。

  也与生命长短无关。

  只与他是不是觉得你该死,有关。

  一颗沙在沙盘里消失,又出现。

  小家伙们瞪大了眼睛,这一次,看得更认真更仔细。

  他们想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又是怎么出现的?

  有什么端倪?

  还有消失前和出现后,有什么变化?

  他们想看到时间波动,即便看不到时间波动,也想看出时间的留痕。

  这粒沙子消失,却再没有出现。

  小家伙们愣了半晌,抬头望向吴天,却没有出声。

  “他消失在了回到今天的路上。”吴天说道。

  “是时间不许吗?”混圆奶呼呼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很天真。

  吴天却笑了,他笑着说道:“对,时间不允许它回来。”

  “为什么呢?”

  小朋友们都望着他,很疑惑。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吴天说道。

  他想了想,又说道:“因为这违逆了时间不可逆转的规律。”

  “时间不可逆转吗?”

  二狗问出了这个问题。

  听着有些傻,其实一点都不傻。

  吴天点了点头说道:“时间长河如滔滔大河,奔流而下,不可逆转!”

  “像魔罗河一样?”混圆歪着脑袋问道。

  “对,像魔罗河一样。”吴天笑着说道。

  “但魔罗河,也不是不可以逆转。”西风小声嘟囔了一声,这小子,完全是抬杠的节奏。

  但小家伙都听到了,他们一致点头,表示西风哥哥说的对。

  魔罗河,也不是不能逆转。

  吴天笑着问道:“那你们谁能逆转?”

  众小一致看向了西风。

  意思,你说的,你来!

  西风尴尬了,因为他并没有本事逆转,但他灵机一动,看着吴天说道:“您一定能,对吧?”

  众小眼睛一亮,一致看向了吴天,并且频频点头,他们都觉得他能!

  吴天哈哈大笑,别说,他还真能。

  这算不算,是自己的矛戳了自己的盾呢?

  “是的,我能。”吴天笑着承认了。

  其实他甚至都不用动手,只一句话。

  青龙便能让魔罗河给他倒流回去。

  众小开心了,西风更是洋洋得意。

  就像打了胜仗一样!

  “那时间长河是不是,也能逆转呢?”

  小混圆慢吞吞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吴天忽然发现,他们的小混圆还是众小中的智商担当。

  挺聪明的嘛!

  也很有智慧。

  看来,智慧跟速度无关。

  吴天在心里暗自点头,他证明了这一点。

  不,应该说是混圆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反例,二狗西风可以出来走两步。

  好吧,其实他们家的孩子都挺聪明的,像他!

  “也许可以吧。”吴天这么回答了混圆小聪明的问题。

  大家满意了。

  吴天却把下一句话留给了自己:反正我做不到。

  时间长河覆盖整个洪荒,深度也是整个洪荒。

  这他还没有考虑洪荒之外的混沌。

  这如何可以逆转?

  就给小朋友们一个美好的梦吧?

  万一在梦中实现了呢?

  那岂不是要高兴一天?

  吴天在心里自己先乐了。

  他之所以还能乐得出来,是因为他针对的从来都不是整个时间长河。

  而是一条,从来都是一条时间长河。

  比如沿着他的生命轨迹,也就是他的生命线往上走,一定会遇到他大哥。

  但前提是,过去不是一场空。

  这是他最惧怕的。

  一旦如佛家所言,昨日种种,昨日死,今日种种,今日生!

  那就完蛋了。

  好在,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出现。

  至少他取到了昨日那颗沙。

  说明他的手,真的伸到了过去。

  而过去,也真的有一颗沙存在,也不是一场空。

  其实在此之前,他便纵观过时间长河。

  如果过去是一场空,那么时间长河便不可能存在。

  因为只有今天,而没有昨天,甚至只有此刻,而没有上一刻。

  那么时间长河又如何会存在?

  所以,这里是洪荒!

  而也正因为这里是洪荒,吴天才有信心把大哥从时间长河中捞回来!

  生死在他看来,只要突破了时间的界限,就不是问题。

  至于这个界限是不是禁忌,那就是实力的问题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