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踉跄行(10)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10章 踉跄行(1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踉跄行(10)

  第10章踉跄行(10)

  李枢既扬长而去,张行复归树下,大河之畔,众骑士聚拢起来,胡彦铁青着脸便要说话。

  “胡大哥稍等。”

  白有思将手一摆,直接给了秦宝一个眼色,然后便往树下走去,稍作犹疑。“那……军汉?”

  “军汉是喊我?”张行嗤笑一声,抬起头来。“阁下又如何称呼?”

  “我尚不知道你真实姓名……好汉。”女巡检稍显尴尬。“我是靖安台朱绶巡检白有思。”

  “还是喊军汉吧,好汉从小姐嘴里喊出来更怪异!”张行自然大度,懒得计较。“我看到那位秦壮士、秦先生、秦公子就大概能猜到你要问什么……原大哄骗我半夜出村,等我精疲力尽,又聚众想要劫掠围杀我……被我杀了个干净,我无罪有功,什么靖安台若有击杀盗匪的赏银花红,不妨直接给我。”

  “这个确实没有。”女巡检愈发尴尬了,却又看向秦宝。

  且说,秦宝随对方过来,哪里是真的纠结原大原二之事?此地中人,最了解原大的难道不是他?还不是看人家女巡检光彩夺目,宛如仙子下凡,而这些巡骑又都锦衣大马,横行无忌,一时动了心思?

  当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丈夫生于世,也当求个功名利禄,有这些心思不耽误人家秦二郎本身是个朴实的乡野豪杰。

  所以,此时追到跟前,那军汉言语坚决,半点汤水不撒,他这个所谓临时苦主,讪讪了片刻,自然也只能点头认命。

  白有思见此事这般轻易了断,也只好肃立不语。

  “巡检,有些话我不该说的,但又不得不说……”见此形状,副手胡彦再不犹豫,直接迎了上去。“杨慎造反,天下皆惊,更别说扰乱中原腹地、惊扰三河近幾、断绝前线精锐,每一条都罪莫大焉,而这些虽然不是李枢的主意,甚至恰恰是不能用李枢的主意才至于此,可他毕竟是杨慎谋主,此次祸乱的前三人物……就这般放他离去,难道不是反过来给吉安侯、给咱们靖安台招祸吗?”

  “胡大哥会错意了。”白有思认真等对方说完,方才回复,却依然面色不改。“我不拿他,不是因为什么交情与海捕文书,而是我们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胡彦微微一怔,继而醒悟:“是旁边那个紫脸大汉吗?比你还强?”

  “他旁边的大汉应该就是号称河朔无双的紫面天王雄伯南,我见过他的文书,三十出头便已经通脉大圆满,在尝试凝丹了。”女巡检语调有些奇怪,好像是承认了,但却没有直接承认。“家父曾有言,说若将来天下能出第十二位进阶天人之境的大宗师,雄伯南此人虽不敢说当仁不让,却也是三十岁左右高手中最有希望的十人之一……”

  胡彦以下,这才纷纷凛然。

  唯独一旁树下的张行似乎听出来点什么,忍不住瞥了下嘴……他刚刚可没看出来这小妞怕什么雄伯南,倒是对那位世叔忌惮异常。

  而这什么‘胡大哥’也不知道是真不懂政治还是装不懂,人家刚刚那番言语,明显是顶级贵族另有游戏规则,他却在这里紧追不放,弄得自家出身高贵的女上司不得不顾左右而言他。

  不过,也就是这么一撇嘴而已,张行便借着夕阳余晖清楚无误的看到那女巡检的目光直接扫了过来,也是暗暗吃惊。

  这小妞,估计是个真高手。

  “巡检,事已至此,不必多想,关键是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稍作思索,胡彦继续来问。“李枢出现在东境,自称要去北荒,但极有可能去投东夷……这个消息才是重中之重吧?如今这军汉……这好汉的事情已经了断,咱们是不是可以赶紧去汇合小李他们了?”

  “传消息当然是必须的。”白有思面不改色,目光却忍不住再度扫过树下。“可只是传消息而已,也不必多么匆忙吧?更不必这般郑重,咱们这么多人出来,难道要为一个消息兴师动众的回去?岂不让台中其余人笑话?”

  张行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因为他的心思早就飘到眼前大河上去了,别看他刚才负气将马和钱还给人家时那般豪迈,实际上现在已经后悔死了。

  没有钱,他怎么雇船渡河?

  没有马,是不是还要继续背着都蒙赶路?

  这四五日昼伏夜出的,多辛苦?

  装什么装啊?

  撒那点气一时爽了,接下来怎么办啊?

  也就是这时,随着女巡检又一次瞥了过来,并顺势扫过堤下大河,张行心中微动,猛地醒悟过来,便要开口。

  但有人比他更快。

  “白巡检。”

  秦宝面色涨红,忽然不顾体统出言打断了人家靖安台内部的工作会议。“恕在下直言,若非是我们忽然赶到,惹出那些事来,这位军……这位军士兄弟早已经雇船渡河,牵着马送他伙伴去红山了,我们不能这么弃之不理。”

  舔狗还是有点用的……张行心里莫名涌出这句话来……尤其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舔狗。

  那边白有思闻得此言,心中大定,当即不顾身侧诸多锦衣骑士的异样直接颔首:“秦公子所言极是,我辈行事,当善始善终,怎么能给人惹了麻烦便弃人于不顾呢?胡大哥!”

  “哎。”

  “你们即刻出发,不用找小李他们,各自传各自的讯息,只是顺河而上,往归东都,将李枢、雄伯南事宜汇报给中丞便可,我将这位军士送到红山,便回去与你们汇合……绝不误事。”

  那胡彦愣了一下,但很快,似乎也是有所醒悟,却是微微颔首。

  “马匹也不用留了。”女巡检旋即仓促再言。“留多了不好渡河,留少了也没用,我们过河再雇车马……秦公子的马我来赔付,你们带走便可……现在就走,速速出发。”

  看她那意思,竟是要立即赶人。

  而这些锦衣骑士们,为首的胡彦既然醒悟,自然无话可说,也是说走便走,居然便直接牽马了。

  张行冷眼旁观,很想知道如果自己此时站出来说男子汉大丈夫,不受嗟来之食,这位迫切想躲开李枢事宜的女巡检会不会暴起将自己扔河里?

  当然,刚刚闻得那李枢是前线二十万将士此番战败的一个由头,心中负气自尊心涌上来倒也罢了,此时这女巡检虽是拿自己做筏,却还算是纯粹好心帮忙,委实没什么可计较的,尤其是自己连日背负尸首赶路,辛苦异常……

  一念至此,张行站起身来,反而拱手称谢。

  须臾片刻,数十锦衣骑士便驱驰远去,而此时日头也已经西沉,只剩下最后一丝余光了。

  “准备好了吗?”

  女巡检目送下属远去,一时松了口气,却又回头相顾其余二人。

  “准备好了。”秦宝喜不自胜。“白巡检,咱们去上游落脚,还是下游?”

  张行也适时准备背起都蒙,准备白嫖。

  “说什么呢?”

  女巡检目光扫过二人,眉毛一挑,说不清是带了一丝怨气还是英气自然散发。“余晖未尽,正好渡河!”

  而正当张行与那秦宝一般怔住的时候,女巡检早已经走到张行身前,只是单手便将身材雄壮的都蒙尸身取下放到地上,待顺势蹲下身来时,手尖便已经涌出宛如实质般的金色流光,而且言语不停:

  “阁下的寒冰真气只是入门,勉强靠着真气特质降温,尽量使你伙伴尸身腐败减慢,而无论是什么真气,只要能登堂入室,都可以洗涤全身,使尸身在真气散尽前真正不朽。”

  秦宝早见过类似场景倒还好,张行却只能茫茫然点了下头,然后根本移不开目光……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真气的高阶应用。

  但这还远远没完。

  女巡检手中金光消失,却又顺势单手将都蒙尸身拎起,并看向张行:“我先送阁下伙伴过去,还请阁下与秦公子二人稍待。”

  张行还在震惊之中,一时语塞不能答。

  而下一刻,他干脆直接恍惚起来——原来,这女巡检一声招呼打完,左手还拎着都蒙尸身,右手中长剑隔着剑鞘在地上一点,便忽然凌空而起,继而平地生风,气流涌动,整个人便借着落日余晖往河上飘去。

  不对,不是飘去,而是飞去!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长河落日,一剑飞仙。

  穿越者仅存的一点针对这个世界普通人的傲慢,此时被这凌空一跃击的粉碎——抛开分山君、避海君那种神龙存在不提,敢情这个世界的凡人修行起来,居然能达到这种地步?!

  同样震惊的还有秦宝,他隐约知道这是什么境界,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依然震动一时……当然了,与穿越者缓过劲来后的那种兴奋、好奇不同,这位此时更多的是自惭形秽,所以不提也罢。

  数百步宽的大河东流不止,女巡检须臾便是一个来回,然后依次又将张行、秦宝拎着渡了过去,此时太阳居然没有彻底沉没。

  而待三人在河北汇集,准备速速去寻一家店光明正大投宿之时……随着最后一缕夕阳光落下,背着伙伴尸身的穿越者到底是没有忍住,忽的于路中止步:

  “白小姐……你到底是神仙还是妖怪?”

  “活人而已,只是修行稍高一些罢了。”暮色下,前面引路的白有思回过头来,于双月之下微微一笑,露出几个洁白的牙齿。“还有,小姐这个称呼很不礼貌,阁下可以称我为白巡检。”

  报复心挺强的,张行只能咧嘴一笑。

  PS:感谢巴拉森同学的打赏……本书第23萌……也是老书友了。

  看着草稿箱的存稿飞速减少,我已经开始慌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