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坊里行(1)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13章 坊里行(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坊里行(1)

  第13章坊里行(1)

  初夏时节,旭日初升,笼罩在东都城上的一层薄雾渐渐散开,露出了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大都市的容貌。

  城市的北面是北邙山,一座极尽富丽堂皇的宫殿群背靠北邙山与大河隔山而立,号为紫薇宫;而从北邙山到洛水间,不仅是宫殿群,还有紫微宫东侧五十余坊市,为洛阳县;洛水以南的平地更是有九十余坊,为河南县,加在一起就构成了这座城市的根本主体。

  除此之外,城市周边又有七八座功能性的小城,城市的西面,又挖了无数的人工湖、人工渠,构成了面积庞大的西苑,也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护城水系。

  正是因为西苑与穿城而过的洛水,这才使得日益炎热的东都城每天清晨薄雾缭绕。

  张行抵达东都已经十日了,和秦宝一来便加入靖安台中镇抚司的锦衣巡骑不同,贼军汉前三日只是寄住在位于洛水北面铜驼坊的吉安侯府,从第四日开始,才搬到了修业坊,独自租住了一个小院,而且做了靖安台东镇抚司麾下的一名京城巡街军士。

  俗称净街虎是也。

  房租是公家支付,所以事情交代到本坊北门坊吏那里后,便直接租住了这位坊吏家中侧院,又因为小院紧挨着坊门,所以这七天内,张行几乎每日清晨起雾时便被坊门前的动静给惊醒,然后起来到坊吏家的早餐摊子用饭,再回来看书,倒是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而一般大约等到雾散之后,坊内出入通畅,街面渐渐热闹的时候,就会有东镇抚司的净街虎同僚来寻他。

  这一日也不例外。

  “张校尉,张校尉在吗?该去巡街了,你那两个伙伴已经到坊门前等你了。”坊吏刘老哥的声音准时响起。

  一身制式布衣劲装的张行闻言也不应声,只是将从吉安侯府借来的书本收起放到一侧匣子里,随手系上一个抹额,便拎起旁边一把刀套上绣花的弯刀来,然后起身去将院门打开,直接在门槛上握刀朝敲门人行礼道谢:

  “辛苦刘坊主了,我这边已经妥当了,这就出门。”

  多说一句,所谓坊门门吏,主要工作就是开关坊门,可能还要兼做门前这条街的晨暮传唤……说白了就是个最低级的不入流吏员,坊主什么的,乃是个民间的雅称。

  类似的情况则是张行的‘校尉’,这也不是什么真正军官,乃是靖安台下属东镇抚司专署京城街坊事一部的最底层正军军士,民间俗称校尉、力士,叫着好听罢了。

  转回眼前,见到张行这般利索,那年约五旬的刘坊主似乎也早有预料,却还是在张行关门前往院内探了下头:“又在一早看书?”

  “是,左右无事,不如读书。”张行回身关上门,随口而对。

  “不是修行练武,就是看书习字,片刻不得闲……你这般年轻人,还这么上进真是少见。”二人既往外面坊门那里走,刘老哥便不免沿途感慨。“有这般志气,必然是要在东都成个大局面的。”

  “东都城大,又是天子脚下,素来是居不易的。”在腰中拴好刀的张行倒也坦诚。“我也没指望什么大局面,看书修行都不过是兴趣正好在这点上罢了,而且也没地寻欢作乐。”

  这话是真情实意,但人家刘坊主也自然是不信的。

  二人又随便说了几句,来到外面大院门那里,迎面见到一个十四五岁穿着淡黄衫子的女儿家正抱着早餐摊子的竹屉下来,张行自然稍作避让,刘老哥也是肉眼可见的眼神温婉起来……无他,来者正是这位坊门吏的小女儿……待女儿家臊红着脸低头过去,张行这才径直向前,果然见到了两名同僚,一个年长姓王,一个年轻姓赵的,都已经等在坊门内,正在那里一人捏着一个人家刘坊主摊子上不要钱的包子来吃,见到张行出来,便咽了包子齐齐挥手招呼。

  张行上前过去,稍微说了几句话,各自笑了一笑,便开始一起去巡街。

  所谓巡街,也不过是将修文、修业、尚善、旌善这四个对称的坊夹成的十字街来回走两遍,装模作样弹压个治安,到中午时候就能散了回家闲一下午的,然后傍晚时分再汇合起来,往街口桥上见一位正经的正七品锦衣总旗,做个说明与交接便可。

  工作非常清闲,张行也非常喜欢,这七日他也一直是这么干的。

  然而这一回,三人巡街到中午,例行来到路口上,张行正要回去接着看书,却不料那二人走在前头一声不吭,直接掉头一路向北,然后拐到了洛水南岸的半条水街之上。

  洛水横穿东都,都城用度、天下各州军民供奉,南北东西大宗货物皆从这条水道进来,货栈、码头数不胜数,河道繁华到匪夷所思之余也堪称近幾要害,所以,大内北司(内侍)、靖安台、宫城禁军、南衙执政都有专门的正经官员对接,或直接参与督管。

  也正因为如此,之前数日,张行虽早知道有这么半条繁华水街依附着尚善、旌善二坊而立,却一直以为此地不在自家工作范畴内呢。

  而现在看来,怕是另有说法。

  “张兄弟,我们也不瞒你。”

  顺着洛水金堤下的繁华街道走了百余步,眼看着张行依然一声不吭,随行一名稍显年轻的赵‘校尉’佩服之余到底是忍不住先开口了。“你这调来的太突兀,几乎是上头硬塞进来的,而且半点底细都查不到,所以冯旗主与我们都不敢轻易认下,只让我们二人带你巡十字街,不敢让你来这边水街,你也不要怨恨咱们兄弟。”

  张行笑了一下:“本该是这个道理,如何怨恨两位兄弟?”

  “那就好。”稍大几岁的那个王‘校尉’闻言也点点头。“况且今日带你过来,也是旗主以下,也有我俩,都觉得你是个妥当人,决心认下你这个兄弟的意思……咱们现在是去冯总旗家中坐坐,聊一聊你的来历,和咱们兄弟平素的路数。”

  “全劳两位兄弟。”张行还是丝毫不乱。

  就这样,又走了几步,还是那位老王忽然驻足,指着前面一处从旌善坊坊墙上探出来的挂旗酒肆稍作介绍:

  “这家就是咱们冯总旗自家的产业了,大嫂亲自当垆卖酒的,大家伙平常也都在那里聚集,素来没有顾忌……旗主与其他几位兄弟全都等着……不过张兄弟,最后你可有什么要问的?咱们兄弟跟你走了六七日的路子,算是更亲近一些的一伙子,不要顾虑。”

  张行点点头,想了一想,立即来问:“咱们冯旗主是正经七品总旗,管着四个坊,也算是街面上的奢遮人物,不知道可有绰号?若没有什么顾忌,能否给兄弟讲一讲?”

  两名‘校尉’对视一眼,年轻的小赵稍显焦躁,还是那年长的老王笑了下,做了回复:“不瞒张兄弟,也没什么可瞒的,咱们旗主确系曾有个绰号,我早年听附近帮会里的老人喊过,据说叫什么浑糖铁手……浑水之浑,蜜糖之糖,钢铁之铁……这大概跟早年间总旗做过糖上的生意有关,具体是个什么意思,就不清楚了。”

  张行眉毛一挑,却是觉得有趣起来,脸色也难得生动。

  就这样,三人不再多言,直接自坊墙上垂下的木阶梯入了店。

  时值下午,满店虽称不上喧哗热闹,却也坐的八九不离十,算是别有洞天。但与他处不同,看到三个抹额佩绣刀的靖安台‘校尉’入内,店中笑声、议论声居然丝毫不滞,俨然是知道这是谁家产业。

  或者说,就是因为知道这是谁家产业,才来这里谈生意、搞吃喝的。

  “小玉。”

  年轻的赵‘校尉’远远朝一个正在给人上酒的年轻使女招呼。“旗主可在二楼吗?”

  “问个屁!”那年轻使女回头便骂,甩出七分颜色一分酥胸,还有两分汗水。“难道还能在别处?你有空撩我,不如帮我干些活!”

  被骂的小赵也不在意,反而失笑向前与对方盘桓调笑,便是那位老王也是丝毫不管,一边往里走,一边还与柜台后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妇人拱手:“嫂嫂,你再这么累着小玉,怕是小赵要心疼死的。”

  “那就让小赵将她赎走便是……我当年是花了三十贯将小玉从人牙子那里买来的,如今养成这样,怎么也值个一百贯了,就这还是有价无市,谁让店里全指望她呢?不过小赵到底是自家兄弟,要是他真来赎,只要五十贯就行……”

  妇人抬起头来,嘴上说着小赵,一双异色眼睛则婉转流波,也不知道是有其他民族血统还是书上说的巫妖二族遗留血统,却直接盯住了初来乍到的张行。

  “这位便是那位新来的张兄弟吧?这身材体格,倒像是上五军的排头军。”

  “嫂嫂好眼力。”张行含笑袖刀来做拱手。

  那徐娘半老的妇人刚要再笑着说什么,却忽然和旁边的年长校尉一起怔住,片刻后,方才赶紧以手指向二楼:“速速去吧,我与你们送好酒好菜。”

  张行点点头,直接上楼,那年长老王也回头喊了一声正与使女调笑的小赵,匆匆跟上。

  上得楼来,果然看见那位蓄着胡子的冯总旗领着两个小旗,七八个‘校尉’正大马金刀等在当面最大一个房内。

  这架势,知道的自然知道这是靖安台东镇抚司下属专署都城治安的军士,不知道的,怕是还以为是街上哪个帮会堂口。

  当然了,估计也真差不多。

  张行也不矫情,依旧妥当拱手问候,口称:

  “旗主。”

  “什么旗主?”不过四十来岁,据说绰号唤做裹糖手的冯姓总旗微微一笑,上前扶起对方,丝毫没有前几日的冷淡,反倒显得和蔼。“除非有什么机遇,这辈子再难升上去,素来不在意这个的,就是街面上混口饭吃,喊我一声兄长就行……倒是小张你这般年轻,听说还整日手不释卷,怕是将来要有大出息的。”

  张行连连摇头,依旧诚恳:“只是好奇心重了些,觉得读书有意思,没别的指望……让旗主笑话了。”

  “无妨。”冯总旗稍一摆手,又指了预留的三个座位,便兀自坐回,然后开门见山。“老王他们都说你是个妥当人,但有一事,若不能问清楚,我们心中总是难安的……小张,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中垒军正卒。”张行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我们看你行止,都猜你是军中出身。”冯总旗以下,除了那老王在楼下已经知晓外,几乎人人色变,以至于沉吟了片刻才做回复。“但没想到是上五军……小张,我再慎重问一句,上五军不都还在东境与东夷人作战吗?”

  “诸位哥哥都是懂形势的,怕也猜到了。”张行不急不缓,半真半假答道。“杨慎造反,断了军粮,前方早已经大败……如今京城这里,也分不清是朝廷刻意封锁消息,还是败的太惨太绝,以至于还没传过来,反正据我所知,上五军基本上已经全没了,我是孤身回来路上恰好遇到一队锦衣巡骑,他们中有个黑带子行事还算公道,帮我写了封文书,然后回来找靖安台做个安置……不过,回到京城才发现,昔日关系全在军中,也都一并没了音讯,如石沉大海一般,整个人虽回到故地,却也只如到了新地方,便只好每天闭门读书。”

  楼下喧哗依旧,楼上却一时沉默无声。

  隔了半晌,还是冯总旗苦笑了一声:“其实咱们作为官面人,消息总是比寻常人多知道些的,杨逆那么一波,谁都能猜到前线要败,而且要大败,却没想到败的这么惨,败到只有零星人逃回来,败到几乎无人敢言败……而如今二十万精锐没了,东夷人肯定要再侵扰沿海的,消息也迟早要慢慢传开,再加上杨逆将中原糟蹋成那样,东都这里迟早要过一波天大大风浪的,咱们各家得做好准备。”

  这番言语,前面还似乎是与张行来讲,后面却似乎是与所有人来说,而屋内几人也颇多颔首。

  “不过不管如何了,小张底细与我们猜度大差不差,也算放心了。”冯总旗回过神来,继续叹道。“从今往后,水街这里的成例与他一份……初来乍到,又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倒也不必急于让他辛苦一些事端,慢慢来就行……还有,晚间交差也都不必专门过来了,有空来此处耍便是。”

  说着,不待张行谢过,这冯总旗直接起身越了众人往外而去,众人赶紧起身相送,却被他摆手止住。而众人稍坐,冯总旗一直未回,反倒是酒水荤素连贯着送来,一众人在此估计也是习惯了的,直接敞着门来吃喝。

  唯独既然提到局势将大坏,却是没有把话题引到本该是主角的张行身上,反倒是说起米面涨价、杨逆刑狱、东夷侵扰沿海,包括西都大兴-长安那里与东都洛阳-河南的例行政争。

  当然,也有人偶然提及了一点水街‘生意’,基本上也是跟帮会一个路数,甚至还有跟其他帮会相争的讯息。

  对此,张行也乐的做个听众。

  待到酒足饭饱,更是从容与众人告辞,并于下午时分,独自回到修业坊的坊门前,却又被一串规格极高的车架仪仗所阻拦,在门前稍歇。

  PS:感谢新盟主雪落枫老爷,本书27萌,也是老书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