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浮马行(1)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154章 浮马行(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浮马行(1)

  第154章浮马行(1)

  张行回头看了看尚在视野内的白狼塞,彼处,大魏的旗帜尚在冬日朔风中烈烈作响,再来看这些忽然出现在大路中间的披甲强盗,以及他们身后阻断大路的树木,还有树木后清晰可见的钢弩,忍不住哈出了一口白气。

  尊贵的齐王殿下俨然是有些懵逼的,况且那日他自以为是的锋芒微露也只是针对张行的,平日自然要装作一片茫然也说不定。

  倒是秦宝,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张行。

  孰料,张行也只是反过来看他:“你来时还没有吗?”

  “没有。”秦宝有一说一,却面色尴尬。“我来的时候,虽然有了说法,但圣驾还没离开太原,上下都以为还会再有言语……”

  张行点点头,秦宝见面时其实已经说了。

  圣驾几乎是逃一般离开云内的,什么观风行殿早被烧了不说,也没搞什么车子,真就是早行晚宿,急匆匆的抵达了太原。

  然后一到地方便宣布了新的赏赐方法,所谓一千五百的勋位加两百殊勋,结果当时便激起随行上五军士卒的不满,甚至有部分军官拿卫赤之死说事,说朝廷里有了奸臣,要杀首相苏巍。

  虽然此事立即得到镇压,但朝廷也立即改了说法,三千勋位加两百殊勋,并且立即转回东都,让所有人回家过年。

  到此为止,禁军方才止住了明面上的动荡,只是私底下还在闹而已。

  而根据刚刚在白狼塞那里得知的说法,圣驾已经离开太原,继续南归了,张行等人本以为事情最起码从表面上得到了控制,可现在看来,有些东西一旦开裂,那事情的发展恐怕远超所有人想象。

  “你们是哪一军哪一部的?”

  秦宝等了一会,眼看着齐王和张行都不再吭声,立即打马上前,严厉呵斥。“如何在此处游荡?”

  一伙子披甲强盗面面相觑,然后一名为首者昂然上前,露出了一蓬杂乱的胡子:“恁们又是哪一军哪一部的?要是军中伙伴,俺们好商量……可为啥子没披甲?”

  口音很重,似乎是本地人而非是关西或者中原人。

  “我们是伏龙卫。”秦宝严肃以对。

  “伏龙卫是啥,禁军?”那胡子首领当场蹙眉。

  “差不多。”

  “那就对不住了。”为首者彻底冷笑兼释然道。“恁们禁军过来一趟,把俺们这里糟践的不成样子,还引来了巫族人,把北边抢了个精光,结果俺们救了恁们,恁们自家去了太原,还受了赏,高高兴兴回东都享福去了,却将俺们留在这里,还不给俺们一个子……一个人一两银子,就不要你们的马了,否则俺们这二十架钢弩须不认得恁们。”

  “是汾阳宫的屯军,还是太原屯军,还是之前跟着齐王在太原聚集的义军?”张行忽然勒马向前来问。

  那人怔了一下,但还是应声:“俺们是太原义军。”

  “太原义军为什么没跟着圣驾回太原?”秦宝诧异插嘴。

  “过白狼塞就留下了,总得有人沿路守着吧?”那人嗤笑道,但还是稍作补充。“其实俺们也该回太原的,就是不想回去了,想做无本的买卖……”

  秦宝还要再说话,张行直接点了点头,继续来问:“所以,其实是圣驾直接走了,对晋地的援军没有任何赏赐?”

  “还能有咋地?”那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应声之后立即回头去问身后。“伏龙卫到底是啥?”

  “都是殿下造的孽。”张行回头相顾,来与齐王说话,言辞恳切,声音宏亮。“若是太原留守尚在,最起码也能从勋位名额中分出来一点……结果因为殿下不能取信于君父,居然连累了这么多人……大冬天的,殿下不能这么弃他们于不顾,否则不光是他们注定要变成贼,周围也会被他们祸害。”

  曹铭欲言又止,但在其他伏龙卫的注视下只能闭口不言。

  但张行根本不管不顾,直接打马向前数步,复又微微侧马让开了道路,然后当着那些明显有些慌乱士卒的面以马鞭指向了齐王:

  “诸位太原的兄弟,后面那位就是之前带你们的齐王殿下……诸位有今日下场,只是因为殿下之前在北面督军,没人给你们做主罢了……可如今殿下回来,太原的兄弟们就有活路了,殿下回来,晋地也能太平了!大家一起过来,拜见齐王,非但可以免罪,还能让齐王带你们去要赏赐!岂不美哉?”

  曹铭目瞪口呆,当场被呛得咳嗽了两声。

  但那些披甲的拦路强盗们却耸动了起来,然后就是混乱的求证和嘈杂的讨论,而这个过程中,一直摆在拦路大树后的弩机则明显被收了起来。

  片刻后,那首领居然真就信了,然后扔了兵器,说要上前来拜见、验证。

  张行也赶紧回身引着他们来见队伍后面的齐王。

  “莫要害我!”看着迎面而来的张行,曹铭气急败坏。

  “是殿下先害了他们。”张行义正言辞。“堂堂亲王,如何这般没担当?”

  伏龙卫们立即纷纷来看,那胡子首领瞅了眼曹铭,又看了眼张行,居然也畏缩一时。

  曹铭还要说话。

  张行却变本加厉:“圣人已经放弃他们,齐王难道还要再抛弃他们吗?况且,殿下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就算是没有担当,难道连良心都没有了吗?”

  曹铭愈加愕然,而那名胡子首领闻得此言,再也承受不住,却是立即上前,装模作样看了几眼,然后就在马前下拜哭诉,尽说此番勤王遭受的种种不公。

  按照这位的说法,他们一开始随齐王北上时都还好,但是回来之后,被人扔到这里,立即遭遇到了彻底的无视——乱糟糟的一团中,白狼塞往北都是幽州总管统一指挥的,根本不管他们,身后太原也一直没命令。

  在这里呆了两日,原本还期望赏赐呢,结果忽然就听来往的人说圣驾已经走了,而且这才知道之前围城时候流传下来的赏格都作废了,只有禁军才有那些勋位位置,全然没他们太原守军的份。

  这还不算,他们准备回到太原,结果到了走了没三五日,半路上就遇到了散开的其他勤王兵马,都说禁军走之前把太原的府库掏空了,金银钱帛一丝都没留。

  而且郡丞跟其他太原屯军的军头闹了起来,关起城来不许屯军进入。

  到了楼烦关,上面果然说,许出不许进……于是他们彻底惶恐,又不知道去哪里?便折返回来,偏偏天寒地冻,又没人补充后勤,便干脆劫掠。

  “太原堂堂陪都,一个郡丞处置不好军事,尤其是很多军士都在郡外,更加无能,也是寻常。”张行叹了口气。“但这里面有个问题……为什么圣驾走得时候没有设置一位临时的太原留守?”

  “你觉得呢?”齐王硬着头皮来问。

  “一开始是没必要……马氏父子和大长公主的事情以后,圣人有点避讳……但更重要的是,彼时圣驾就在晋地,太原事物,圣驾一言可决,至不济还有相公们和后续殿下你,还有处理完丧事来随驾的其余两位相公。”

  张行认真分析。

  “但很快就是都蓝可汗的突袭,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于是轮到殿下你因缘际会实际来做主。回来后,因为事先的承诺没到,引发禁军不稳,从而让圣人不得不通过立即回到东都来安抚禁军,这个时候,圣人本身有所遗漏是有可能的……但是,从上面来说,宰执们没有提醒圣人,或者下面人没有将太原屯军的情形汇报给高层,是很难想象的。”

  “所以呢?”齐王依旧有些茫然。

  “所以。”张行语气愈发恳切起来。“这是朝廷里出了奸臣了!殿下,不要回东都了,就去太原,将太原屯军收拢起来,取汾阳宫的物资来做安抚赏赐,然后找殿下恩师张夫子出面,再给靖安台的皇叔公写信说清楚自己的无奈,请他们向东都那里替大家要个公道。”

  齐王以下,包括秦宝等伏龙卫,还有那个大胡子军匪,一起怔住。

  “要是这般,俺们愿意跟齐王!”出乎意料,居然是地上的大胡子军匪第一个响应。“人散的满地都是,他们说从白狼塞到太原城跟前都有,可地方跟人俺都熟,只要殿下一句话,一路上下去,俺全都能给齐王殿下拉来!”

  秦宝张了张嘴,一时无言。

  “莫要害我!”但几乎是下一瞬间,齐王便严厉呵斥起来。“张行,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那是君父!我……你……”

  “殿下在想什么呢?”张行言辞愈发恳切。“如何就是害了殿下?我的主意哪里不成?”

  “没用的。”曹铭一个头两个大,几乎是哀求了起来。“张行,你不懂,那样做不成……幽州总管府兵强马壮,就在身后,东都大军云集,关中……”

  “关中刚刚裁撤了五个总管府。”张行赶紧补充。“卫尚书刚死,朝中会有一番风波的,说不定中丞会大怒的。”

  “但我要是违诏停在太原,最大的风波就是我,何况皇叔和张夫子,不会这么轻易动摇的。”曹铭喟然一叹。“他们是大宗师,大宗师们的塔是循道而立,不敢说心如钢铁,但他们都到这份上了,是断不会一朝反复,做乱臣贼子的……你那些把戏,瞒不过天下人。”

  张行冷笑,复又颔首:“是下官幼稚了。”

  曹铭一时松了口气。

  然后,张行复又来看地上的那大胡子军贼:“对不住阁下了,但你也看到了,齐王殿下跟朝廷一样,也不要恁们了。”

  之前威风凛凛的贼首,闻得此言,不是暴怒,不是冷笑,居然是当场趴在地上抹眼泪,泪水下落,直接在灰扑扑的脸上带下两条黑线来。

  曹铭在马上,如坐针毡。

  而那贼首哭了两声,站起身来,反而叹气:“也罢了,俺也信是真的齐王了,那么贵重的人愿意跟俺说几句话,也挺难得了,而且听着殿下也有自己为难的意思,俺们还能逼迫着殿下做事不成?我去喊人让路,几位走吧!”

  曹铭干脆只能遮面。

  片刻后,道路打开,众人逃也似的疾驰而过,跑的最快的就是齐王。

  倒是张行,不急不缓的打马而过,沿途仔细打量这些之前的正规军士卒不说,过了这段路,甚至还主动停下,回头去问那些人:

  “你们为什么要到白狼塞打劫?不去太原周边呢?那边才富裕吧?”

  “恁这人想啥呢?”有人立即扬声驳斥。“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真要是在太原边上干了这事,日后还能回去不?这边孬好是原本军令指的地方。”

  张行点点头,想要走,复又回头:“冬装都有了吗?”

  “之前从太原来的时候带了。”又有人幽幽答应道。“王爷都不管我们,恁这人还问这些干啥?”

  “吃的还够吗?”张行继续来问。

  “还够几天。”大胡子匪首终于追上。“恁想干啥?”

  “没啥。”张行叹了口气。“恁们是有刀的,还都是壮汉,饿着谁其实不可能饿着你们……少做点孽,过一阵子实在是没有说法,走小路绕过楼烦关回家过年就是……到时候拿这些甲胄钢弩做个保安队,乡里乡亲的只会感激你们。”

  其他人面面相觑,倒是那大胡子匪首怔了一怔,反过来问:“恁是认定了,朝廷真就不管俺们了?一整伙人就这么扔下了?”

  “不一定……谁知道呢?”张行摇摇头,微微拱手。“北地张行,有缘再相见。”

  说着,直接纵马而走,去追齐王了。

  就这样,队伍继续疾驰南下,不过数日,便越过了楼烦关,然后继续南下,与此同时,路上出现了越来多的乱兵和流民,而沿途城池往往拒绝接纳,到处都是兵不兵,匪不匪的乱象。

  许是觉得亏心,这一日出楼烦关,齐王殿下没有往汾阳宫走注定乱兵和流民最多的汾水大路,而是一声不吭,选择走滹沱河南下,转秀荣,过系舟山,走了一条算是比较小一点的路南下。

  而这一日,眼瞅着已经到了太原境内,转过一处山口,众人却彻底愕然,因为他们再度遭遇到了打劫,而且这些劫匪身后,赫然是一座已经被焚烧了一小半却又重新军事化的村庄。

  “看恁们似乎是军中袍泽,每人一两银子,就许过去。”匪首穿着脏兮兮的明光铠,身后既有穿着甲胄拿着军中制式武器的人,也居然有一些裹着花袄,提着铁叉之类的存在。“否则,俺们这十来架钢弩可不怕你们。”

  “如果我想入伙呢?”

  秦宝和齐王以及其他伏龙卫再度来看张行,张行叹了口气,直接翻身下马,将弯刀和无鞘剑一起留在马上,翻着空手走了上去。“朝廷把我们扔到了北面不管,我们是翻小路回来的。”

  “恁们也要入伙?”匪首蹙眉以对。“不是不行,但得交投名状!”

  “好。”张行点点头,走到距离对方七八步的位置,依旧摊着空手来对。“怎么说?”

  “上面坳子里其实还有半个村子,里面有个绰号破浪刀的狗屁大侠,也是这波勤王的义军,也是本地人,但就是不开窍,太原都不许俺们进了,他还带着七八个人,死活不跟俺们走,非要护住上面这村,那人修为厉害……恁们去假扮官军,把他做了,便给恁们个二当家,要是把人引到俺们的劲弩下面,也不是不行,但只能给个三当家。”匪首好像还挺讲究。

  “按照我们北地规矩,握手做约。”张行伸手恳切以对。“一言为定。”

  对面那人怔了一怔,点点头,回头来笑:“还是个讲究人……不过俺喜欢,圣人不讲究,咱们也要讲究!”

  说着,直接扔下兵器,昂首走上前去,待迎上张行,两双有力大手瞬间便紧紧握在了一起。

  而下一刻,两人周边寒气四溢,滴水成冰,俨然预示着腊月将至。

  PS:大家晚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