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坊里行(5)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17章 坊里行(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坊里行(5)

  第17章坊里行(5)

  “校尉面前,哪里敢称东家?”

  卫瘤子干笑一声。“不过,小赵校尉说的也对,要不是这样,我身边必然还有些梯己钱奉上……再说了,要不是这样,我哪里敢请这么多兄弟去我馆子里乐呵?近来,确实多买了不少姑娘,只是还没打老实。”

  张行再度笑了笑,然后忽然在巷子里负手长叹:“是这样的……老卫。”

  “哎。”卫瘤子赶紧知趣的低头凑了上去。“校尉吩咐。”

  “我这人心善……见不得人受苦,这样吧,你这些钱算我个人收了,然后你替我散给那些馆子里的姑娘,给她们做身好衣服,日常饭里加点肉。”张行诚恳以对。“今日就算了,怎么样?”

  卫瘤子怔了一下,似乎没听明白。

  而周围正在兴奋的一众帮闲们也明显有些懵逼。

  最后,还是小赵校尉先反应过来,当场失笑:“张兄想什么呢?你这不是给卫瘤子省钱吗?钱还给他,怎么可能落到那些姑娘身上?便是碍于你的言语,今日给了,过一阵子开了张,怕是要十倍压榨回来。”

  “说的有道理,是我幼稚了。”张行微微一叹。

  几乎所有人,都赶紧赔笑。

  笑声中,小赵是彻底释然,只以为今日事情彻底了断;而卫瘤子释然之余也在讪讪,只敷衍着说回去一定对姑娘们好一些,同时向后打了个唿哨,让人将那些姑娘带回去;最纠结的是那些帮闲,他们原本看到似乎又有钱拿,又能白嫖,自然高兴,但后来这张校尉这般言语,又好像没了钱可拿,转了一圈,钱似乎留下,但卫瘤子又将姑娘带回,他们反而不好当面去白嫖的,等这张校尉转身走了,这卫瘤子又肯定不认账……一念至此,不少年轻浮浪的,便有些不爽利起来。

  他们不爽利,张行也不爽利!

  众人察觉这位张校尉脸色,笑声渐平,张行却是等那些姑娘全都走远了,这才斜眼来看那卫瘤子:“可我还是不爽利怎么办?”

  卫瘤子当场就变了脸色,却只好去看小赵校尉。

  小赵校尉见状微微皱眉,便欲上前劝说,但张行却转手推开对方,然后兀自扶着佩刀向前,逼问卫瘤子:

  “问你话呢?卫瘤子……刚刚赵校尉说,我便是这么干了,你也能十倍压榨回来,你是赞同的了?”

  卫瘤子瞧见不好,赶紧去看小赵校尉,小赵欲言又止,欲前又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事。

  而张行早已经不耐起来:“卫瘤子,如此讲来,岂不是说我德薄威轻,镇不住你的意思?”

  “绝无此意。”卫瘤子见指望不上小赵,赶紧拱手。“我这就将钱发下去,绝不压榨……”

  “可如今我不信了。”张行冷冷以对。“又怎么办?”

  “校尉何必这样,这跟你有何好处?”卫瘤子被逼无奈,终于气急摊手。“况且我已经服软听话,你还要逼迫,岂不是坏了规矩?再说了,便是校尉真的心善,有几分道理,可这世道就是这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家一般厮混,都管不了许多人的。”

  “张兄。”小赵校尉终于也上前一步来劝。“他说的有道理,这世道就是如此,你管不了许多人,今日将总旗交代下的事情做完便可……”

  “那我管得了眼前便可。”张行忽然回头相顾,冷冷出言。

  小赵一时不解,但下一刻却吓了一大跳。

  原来,张行一言既出,便暗自运行寒冰真气到臂膀,然后扶刀之手只是回首一挥,快如电光,便将那卫瘤子一只尚摊着的手掌给砍了下来。

  刀光如此之快,除了淋了半脸血的小赵校尉看清楚了全部,立即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外,其余人,包括被砍了手的卫瘤子,全都愣了一下,方才炸开。

  卫瘤子是哀嚎滚地,周围人是轰然一时,好长时间方才在这位持刀校尉的注视下安静下来。

  “取盆水来!”

  地上人尚在哀嚎,张行却丝毫不理,只是拎着刀吩咐。

  白日分钱算恩,刚刚出刀算威,周围看傻了的帮闲不敢怠慢,不一会便有人端了七八个满水的木盆过来。

  “按住他,把断了的腕子放进去。”张行再行吩咐。

  一众帮闲也赶紧遵令而为,却又有人似乎没听明白,去捡那断手,结果被张行走上前去,一脚踢到旁边阴沟里去了。

  随即,这位校尉低下身来,来到尚在哀嚎的暗娼馆子主家面前,一手持刀,另一手不顾脏污,直接点了下满是血水的盆子,下一刻,一阵肉眼可见的寒气从盆上涌出,盆内水温急剧下降,甚至隐隐有冰渣浮现。

  那卫瘤子也渐渐止了哀嚎。

  “卫瘤子。”等到此时,张行重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来讲,却再不讲什么善意和世道了。“之前说了,我要赏的钱,你都敢当面承认自己会没掉,还要十倍压榨回来,可见是我恩威不足……恩这个东西我一时半会也供不起,只好借着冯总旗的法令和朝廷法度擅自砍你一只手加点威了……我等奉命扫荡不法,你无朝廷许可,擅开娼馆,还意图反抗,那如今你少了一只手,可见也是咎由自取。”

  “校尉说的是。”虽然手腕处疼痛消了许多,但被帮闲按住的卫瘤子还是疼到满头大汗、牙齿打颤,面上的瘤子更是赤红一片,抖动不停,不过说到底,这厮毕竟是街面上混的,居然能咬住牙服软。“是我瞎了眼,不认得校尉这个真老虎,咋不是咎由自取?今日这只手,我卫瘤子认下了!”

  “那就好。”

  张行连连点头,更兼失笑。“你记住了,我若是死了没了,你怎么十倍作回来是你的运道,但我若还在这东都一日,你敢违逆了我的威风,还让我知道,那下一次我便削了你另外一只手……我倒想看看,成了个人棍,你在这街面上可比你馆子里的那些女子下场好一些?”

  周围巷子里虽然塞满了人,却几乎是鸦雀无声,而卫瘤子咬住牙,只是在满是水渍、血渍的地上磕头。

  连磕了好几个头,张行这才一挥手,让跟着卫瘤子的那几个打手带人回去。当然,免不了要用刀尖点了点那些铜钱,又指了指远处人影晃动的后方,提醒这些人将钱拿回去给那些姑娘。

  卫瘤子既走,周围依然安静。

  半晌,还是小赵校尉捏着鼻子上前抱怨:“张兄何必多事?”

  “小赵兄弟是在教我做事?”

  张行冷冷回顾,丝毫不留情面。“若不是为你的私心,我何必接这个活……别人抱怨少了几文钱,你抱怨个甚?”

  小赵被怼了个正着,有心发怒,却被对方点到要害,更兼对方手持利刃,血滴不断,刚刚还露了手虽不算罕见却足以压服自家的寒冰真气,也不敢多言,只能摇摇头,憋住气闷,拱了下手:

  “是我多嘴,那就万事张兄来做主……只是希望张兄别忘了,咱们明日、后日都还有活呢!”

  说完,居然是将自己那空荡荡的刀鞘夺来,低头走了。

  待人一走,周围帮闲见到既无利市,也无趣味,便多动摇起来,准备就此散去,可偏偏那张校尉没有收起刀子,也无一人敢走。

  见到这番情形,张行环顾四面,反而咧嘴一笑,把这些帮闲吓了个半死:“诸位兄弟,我是不是碍着诸位发财享乐了?”

  “没有的事情!”

  “之前已经分过两次银钱了,这都是张校尉的恩德,哪里会怨这点事情?”

  “卫瘤子不识校尉威风,命里活该断这一手!”

  “校尉执法如山,有白帝爷的姿态……”

  “差不多得了,砍了个混混,就白帝爷了。”张行听的好笑,摆手示意,周围还真就安静了下来。“我又不是傻子……再说了,自家兄弟,还能真让你们吃亏不成……我记得刚刚路过一处陶器场?”

  “是……”

  “地方挺大?”

  “是……”

  “时间尚早,请他们下午吃顿肉,他们可愿意把地方让给咱们一下午?”

  “必然应许!”

  “咱们兄弟不过百八十人,加上陶器场的二三十人,去买活猪自家杀,放开了吃肉,每人再来一碗浊酒……这些钱,不知道够不够?”说着,张行将这一日自己收的那份利市从怀中取了出来。

  周围人齐齐咽了口口水,却又一时无声。

  “怎么,不够?近来猪肉这么贵吗?还是酒贵?”张行一时状若不解。

  “足够了,够太多了!”几个挨得近的,赶紧打躬作揖。“只是靠着校尉才发了利市,按规矩本该我们凑钱来请校尉,哪里敢让校尉来请我们?”

  “所以是够了?”张行大笑不已,若非是手中还拎着沾血的刀,几乎想不到与刚刚剁人手时是一个人。

  “绝对足够了!”

  “这些银钱,按照校尉的说法,连吃七八日都不止!”

  “七八日就算了!我就这些钱,也只请大家吃三日的酒肉席!”说着,张行看都不看,直接将手中银钱一并拍到身旁一名老成的帮闲手里,几颗碎银更是直接漏到地上,惊得旁边帮闲赶紧小心捡起。“今日是修业坊,明日是修文坊,后日是旌善坊!三顿酒肉,我陪着大家一起吃!保证没人贪污!若是真有富余,便将自家婆娘、孩子带来,杀够猪,买够白面饼子,酒水换好些……只要想吃,怎么可能吃得够?”

  话到此处,众人再不疑虑,却是欢呼一声,簇拥着这位校尉转出巷子来,直接往陶器场而去。

  而一直等到欢呼声远去许久,杀猪声远远起来,才有暗娼馆子的打手小心翼翼蹭到这片满是血渍的巷口,将已经变味的断手从阴沟里捞出,然后飞也似的逃回去了。

  PS:感谢新盟主mousex同学、天下青楼君王同学、挚爱唯一b同学,这是本书第31萌、32萌与33萌……感谢三位,感激不尽。

  当然也要感谢196、琉璃琴、泽叔的到访……但很可惜,人肉催更也不能阻止这本书已经没了存稿,从明早那章开始需要现码的现实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