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侠客行(5)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175章 侠客行(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章 侠客行(5)

  第175章侠客行(5)

  张行与小周带着鲁氏兄弟、郭敬恪提供的十余骑护卫、向导,一路顺大河行来,越往下游走,越远离东都,就越能察觉到局势的混乱。

  在濮阳一带,溃兵和逃散的民夫只是沦为了打家劫舍的盗匪,他们成股成队,却根本没有据点,而那些本地的坐地大豪虽然恨大魏入骨,却无一人敢真正举事。徐大郎甚至在参加了黜龙帮这种绝对反魏的秘密社团后,依然希望能够打着与朝廷合作的旗号清理地方,背后的心态委实值得玩味。

  而过了大河,河北这里画风就明显不同了。

  一河之隔而已,盗匪的规模就明显不同了,山野草莽之中,占据山林湖岗、扯旗立号者数不胜数,以至于光天化日之下,道路之上完全是盗匪的天堂,几乎所有城镇、村寨、庄圩,都选择了闭门严守,只有少数有屯军的城市周边,依然稍有秩序活力……很显然,这些盗匪是没有心态上的转变的,他们因为朝廷的逼迫成为盗匪后,也把自己当成盗匪,开始进入肆无忌惮的破坏者角色,而那些村寨、庄圩,也自动又因为防御的需要,开始武装化起来。

  换言之,掌握城市之外秩序的,已经不是大魏朝廷了。

  然后继续往下游走,到了清河、平原、渤海一带,也就是典型的大河下游地区,就更加精彩了……这里最少已经出现了四到五股大规模盗匪、义军,少则数万,多则号称十余万,而且已经开始攻城掠寨,甚至自封将军、大王了。

  唯独张行等人一路行来,发现这些人的破坏者心态还是很明显的,所谓将军、大王更多的是一种私欲上的膨胀,而不是为了做什么事业。

  说来荒唐,或者说,最起码表面上荒唐……张行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一出场就是大溃败、火并,然后做了公务员也基本上是刑侦口加特科,真没少杀人放火,此番更是三征东夷自行溃散的亲历者,所以对一些事情早就能做到心如铁了,可是这一路走下来……还是觉得荒唐。

  因为,事情到了眼下,有些东西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大魏必然要崩塌,而且是大魏的统治阶层自己作出来的土崩加瓦解之势。这种情况下,拥有双份历史经验的张三郎心知肚明,只有造反才是真正的出路……可他这个知名反贼一路上顺手解决的暴徒,却全都是造反者,也就是理论上的同志。

  看的出来,素来好奇的小周已经越来越疑惑了,只不过家恨在此,再加上对张行的例行服膺,所以暂时没有多言罢了。

  “吁……”

  大河北面,渤海郡蒲台县,距离此行目的地蒲台尚有二十余里,行至一处路口,居然便遇到了一处哨卡,而此哨卡位置委实刁钻,乃是在路口转向后数十步后,靠着路口的一个状若小丘的土台子遮蔽,所以让人措手不及,待到勒马,便已经甩入了道口内,陷入到了半包围之中。

  “来人报上姓名、籍贯,此行目的,若要往蒲台去,须上缴刀剑!”

  哨卡后面,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有人直接喝叫起来。

  张行驻马一时,目光扫过这群人。

  只见为首喝叫者居然是一名戴着小冠的文吏模样,堂而皇之坐在鹿角、栅栏之后的一把椅子上,前面还有一个矮案,手上还有几张文书表格之类的东西。

  与此同时,数十名丁壮披着皮甲、手持刀盾,威风凛凛,自有阵势。

  这还不算,张行抬头去看,之前那个之前以为是自然台地,现在看来是人为堆砌的工事内,居然隐约还有七八具钢弩埋伏其中。

  也就是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关卡后方已经紧张起来,居然又有七八名手持长枪、笊篱、钢叉的壮汉从后面起身汇合。

  若是之前还只是啧啧称奇,可看到这一幕,张行却是眼皮一跳,哪里还不晓得,就算是自己是个任督二脉俱通的奇经高手,可若是强行闯关,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至于自己的下属,包括小周,怕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今蒲台是李定那厮主事吗?”一念至此,张行赶紧状若无事的嚣张了起来。“我是靖安台的人,也是他故人,奉命从东都来寻他。”

  后面那文吏愣了一下,微微抬手止住身后壮丁,然后打量了一下张行一行人,方才认真来问:“可有官方文书?”

  “没有。”张行毫不惭愧的应声。“我是奉私命,他老婆张十娘是我家白常检的义姊,三征大败后,东都他家里担心的紧,怕他在这里没个说法,让我先来探探路,我走到清河才打探到他……”

  出乎意料,文吏居然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板起脸来:“若是这般来讲,几位便是没有文书了?恕我不能放行!”

  这就是承认李定在这里,却要公事公办了。

  但这很荒唐好不好,这种世道,这种环境,你公事公办个鬼啊?而且这种军事配置,一看就是李定那厮搞得还不好?换言之,此人明显是听命于李定的。

  实际上,几名丁壮里的低阶小头目,也都明显诧异起来。

  而张行只在马上想了一想,稍作踌躇,却又心中微动,主动追问:“若是我们上缴刀剑,报上姓名、籍贯,就这么走进去,阁下许我们去蒲台见李四郎吗?”

  果然,文吏莫名慌乱了起来,只是抓着笔杆犹疑不定起来,周围丁壮也都莫名诧异。

  张行彻底醒悟,便叹了口气,主动相告:“阁下,我是任督二脉俱通的高手,不然也不会被我家白常检和李夫人点着做这种活……你就不要再纠结了,更不要做傻事……李四郎只是都水使者,注定不能常留的。”

  “不是我心存不善。”文吏听到这里,终于无奈叹气。“只是外面乱成这样,蒲台在河北这边又没有城,全靠李水君分划得当,方圆数十里才能维持安定,现在他要是走了,只怕是立即要坏了局面。”

  “如何不懂你们难处呢?”张行立即点头。“但强扭的瓜不甜,李定留或者不留,只能去看你们的诚意和他的本心,若是以为拦住我们便能让他不走,未免有些想当然了……”

  那文吏干脆起身避座拱手。

  张行当即在马上还礼:“放心,我见面决计不提此事,只与他说些家里的交代。”

  文吏这才释然颔首。

  而众人这也才醒悟,这文吏居然是担心家中来人后,李定会离开蒲台,继而此地不保,也亏得这位靖安台来找人的心里门清,立即点破。

  不过,这文吏一时释然了,其他的丁壮小头目们反而不安起来,俨然是担心李水君会走。

  且不谈关卡这里的躁动,只说张行过了路口,继续前行,中间又经过数次明关暗卡,以及工事圩寨,甚至还有巡逻队伍,也是让人啧啧称奇。

  然后,这日傍晚之前,张行终于在光秃秃的蒲台本台上,见到了这位似乎很得本地人心的李水君……后者在蒲台旁的寨子里听了什么靖安台故人,连李三爷的名号都没报,就被引到了这个最适合避开人谈话的地方了……这是一个人为堆砌的夯土台子,四周光秃秃的,据说是黑帝爷的神迹,平素都不长草的,着实有趣。

  而且坦诚说,这位什么水君精神气也不错,面色红润有光泽的,不像是倒霉透顶的样子。

  “我本来不算倒霉的。”那位李水君看到来人,只笼着手来苦笑。“但是看到你便该晓得,似乎又要倒霉了。”

  张行丝毫不管,只是认真作揖:“李水君做得好大事业……聚拢丁壮,擅分军械,又把控大河南北要害,收拢人心,这是要造反吗?”

  李定沉默了一下,居然懒得驳斥,只是认真来问:“你找我作甚?”

  “我去跟着圣驾东征的时候,便听说李水君在这里,等东征大败而归,圣驾都去江都了,却不料李水君还在这里,走了一圈,到了济水上游那边,听人说李水君还在这里……一时好奇,所以来看。”张行有一说一。

  “然后呢?”李定继续来问。

  “我组了一个黜龙帮,专司猎杀真龙,归天地元气于民的,素来知道李水君是个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而且跟呼云君有私交,所以想请李水君入伙,引他入围,做了他立威。”张行真切来言。“李水君且放心,我现在是帮内左右两个大龙头之一,只要你点头,一定努力给李水君你弄个大头领来做。”

  李定再度沉默了一下,然后只在夕阳下拢起手来,坚定的摇了下头:“不做,也不入什么除龙帮,而且我也找不到呼云君。”

  “那请李四郎帮忙做件别的小事情。”张行继续诚恳拱手。

  “什么?”李定稍微认真起来。

  “帮我杀了清河的张金秤,兼并掉他的兵马。”张行认真来讲。“他已经开始屠城了……很不好,我也需要一只义军来做事,顺便在黜龙帮里赚点声望……你到底是个正经上台面的朝廷官员,手上又有人力,又有物力,做掉他名正言顺。”

  李定犹豫了一下,两人身侧,十余步外负责警戒他人偷听的小周也诧异回头,似乎是想说什么。

  “兼并掉以后,对你也有好处。”张行似乎是早有腹稿,所以认真来讲。“一来,做出点事情,东都那里曹皇叔看到了,也好与你有安排,这是你的前途;二来,你虽然在蒲台这里立住了身子,但名不正言不顺,迟早要走,而你一走,就眼下的河北局势,他们要么一哄而散去做贼,要么等着被河对岸的知世郎或者渤海本地的高士通、孙宣致给打败兼并……与其如此,不管是做贼还是继续保家,都要打的一拳开,立个威风,省得百拳来……你说是也不是?”

  李定深呼吸一口气,就在夕阳下坐在了蒲台上,然后对着东面地平线奋力摇头:“你这人,若论嘴上功夫,便是呼云君见了你,都要退避三舍的。”

  “你只说有没有道理?”张行丝毫不慌。

  “我想先问你一件事。”李定连连摇头。“你张三郎既决心一怒而安天下……如何又是屠龙又是除龙的?为何不去保境安民?而既要除龙,也就是要造反,为何又要联结我这个官军去消灭义军?”

  “你问的其实是一件事……但非要细细来答,却又分成三瓣慢慢来说。”张行踱步过去,依然负手直立,却只是在台上看对方背后的夕阳。

  “你便是分成八瓣来说,也都无妨。”李定坐在那里嗤笑以对。

  “第一个问题太简单了。”张行摊手以对。“我要是有你的家世和你领兵的本事,又跟你一般恰好在乱后在距离东都和江都估计都是最远的地方守着一堆军械物资和民夫……我立即就保境安民了!贼来打我打贼,说不定还能升个官,朝廷宣召我就赖着不走,官兵来打我就趁势反了……但可惜,我没你那般家世,也没你这般运气,更没你这身军事上的本事……当然,主要是最后一条。”

  李定一口气憋在心里,但到底只是摇头。

  “第二个问题不言自明,既然没本事上来独自迎上万般浪潮,那就得随波逐流。”张行认真反问。“李四爷,依着你的才能和眼光告诉我,东都现在比较空虚,一时半会排不出兵不提,只说这一波匪军,过阵子闹起来,能撑得住河间-幽州-徐州-江都四大营的反扑吗?”

  “这就是我要问你的。”李定终于咬牙切齿起来。“你明知道这一波必然要被朝廷大军给扫过去,为何还这么着急‘安天下’……就不能拿着你的文书去武安?!”

  小周又一次回头来看,还是没吭声。

  “不可以。”张行昂然做答。“若拿着文书去武安,此生也就是个定天下的命,如何能安天下?”

  李定一时欲言,却不料,张行复又继续冷笑反嘲:“你还有脸问我?我只问你,北路军回去安生好,在幽州河间大营里自家理清楚头绪前,你觉得你这个连城墙都没有的破台子能挡住高、孙两家十余万大军?那些人可是有咱们那位圣人赠送的军械。而这些本地的百姓,本来是没有指望的,你倒好,先给了他们指望,又要他们被盗匪吞没……你这算什么?”

  夕阳西下,李定坐在蒲台上,遥望东面地平线,平地打了寒颤,然后艰涩来对:“按照我原来的形状,本该如杨慎那次一般直接弃掉这里,化妆逃走的,我一开始也的确是这般想的……但不知为何,居然明知如此,还是于心未忍,有些不甘心,这才弄得如此尴尬局面……可见,多少是被你教坏了。”

  张行背对着对方,望着西面落日方向幽幽来叹:“你要是跟我知交了这么久,还是直接化妆逃了,不光是你不甘心,我也会不甘心的。”

  小周三度扭头来看,只是闭嘴。

  三人一起沉默了一阵子,眼见着落日渐渐消失在大河波涛中,地平线从东面也不再见到,蒲台周边的营寨里点起无数篝火,方才重新开口,却居然不再继续已经说了一半的话。

  “这蒲台,本是黑帝爷第一次出北地向南进军,在此起台窥东海,观青帝爷龙气的,却不料,这才几千年,便已经望不到大海了……”

  “几千年,便是没有神仙移山倒海,也足以沧海变桑田了。说起来,我在苦海边上,曾与齐王一起观苦海,然后抄了两句话,当时觉得甚有味道,但此时用在这里,似乎更贴切……”

  “我就不问你是什么了。”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难得抄的好句子,不让外人知道未免可惜……”

  “……”

  “……”

  “三哥。”片刻后,暮色之下,小周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张行回头去看。

  “李四哥还有个问题,你还没说……我其实也特别好奇。”小周认真来问。“既然要反了大魏,便该联络义军,壮大力量……为何要以官兵的名义灭了他们?”

  “因为他们纪律不好,杀戮过度。”张行言辞平淡。

  “可既然做贼,哪个不是杀戮过度的?”小周追问不及。

  “这话有点像秦二了。”张行居高临下,负手立在李定身后笑道。“贼人之所以为贼,是为什么?”

  “是因为……是因为暴魏不让他们活!”小周咬牙给出了回复。“修明堂、大金柱囊括中产之财;征东夷三次,屯军十亡四五,中原河北百姓十失二三,人人恐惧,凭什么不去做贼?”

  “不错,这里面一点问题都没有。”张行脱口来言,俨然是做惯了造反理论的。“只是做贼后,为什么又不免去杀戮劫掠呢?是因为没有了管束、道理和制约……而管束、道理和制约,是他们自己扔下的吗?也不是。他们也曾听管束、听道理、听法度、听制约……只是他们老老实实来听,却落得个十失二三,将来还要十亡四五的结果,这说明大魏的道理、法度、制约、规矩,都是坏的。”

  “我懂了。”听到这里,小周猛地醒悟。“所以他们得要个新道理、新管束、新规矩?这才算真正的造反安天下。而我们现在去接管他们,就是要给他们个新道理、新规矩……然后拿我们的规矩替暴魏的,这才是真正的剪除暴魏以安天下!那些寻常贼人没有自己的规矩,虽然做贼没有错,但做了贼后,也活该被剿灭!”

  “差不多吧。”张行点点头。“小周可教也。”

  暮色中,李定还是一声不吭。

  “可是……”小周犹豫了一下。“还有一点,也是刚刚李四哥问的那个……既然三哥对局势那么清楚,为什么不能做些投机取巧……我是说,现在好麻烦,造反却要先杀反贼里过火的……为什么不能放肆一点,扔掉一点点东西,放手去做,反正到下一程再捡起道理和规矩,似乎也没什么大的差别吧?”

  “或许吧,但我不敢。”张行负手叹道。“因为乱世之路已经到脚下了,而且是人人都列于通衢之前,准备启程,此时稍有偏差,日后便是谬之千里,误入歧途……人都要为自己走的路负责的……我不敢的。”

  “我替你并掉张金秤。”黑夜中,坐在张行脚下的李定终于开口。“但咱们要从长计议……你得给我一个周详的方略,让我回东都回的安心……想安天下,先安我吧!”

  “先联络河对岸的程大郎。”张行似乎早料到对方会答应。“看看他为人如何,若是妥当机灵,就借他的壳子来做这笔生意。”

  PS:

  感谢光棍甲老爷的双盟,感谢懒胖癌晚期老爷,没钱看山老爷,公子青衫老爷,复生老爷,焰圆老爷,五位老爷上的盟主……感谢诸位老爷的厚爱……呜呜呜……尤其是没钱看山老爷,孤身一人被封在上海,据说饿的吃草,居然还能想到为我上盟请我吃烧烤……呜呜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