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雪中行 (5)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206章 雪中行 (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6章 雪中行 (5)

  第206章雪中行(5)

  腊月廿三日晚,涣水东侧的兔园别馆,黜龙帮众骑士抢得先机。

  他们在成建制部队已经成功夺取上下游两座城池的情况下,居然又近乎于神奇的躲避掉了护送队伍里三层外三层的耳目,直达别馆前,然后又在别馆最虚弱的时候准确的、骤然的发动了突袭,与负责保卫工作的锦衣巡骑发生了短兵相接。

  不过,即便是猝不及防到这个地步,受袭的锦衣巡骑们依旧保持了某种训练下的应对本能。喊杀声中,面对浑身绽放着红光跃马而来的先锋之骑,巡骑们立即拔出弯刀,为首黑绶李清臣更是运行真气主动迎上。

  然而,夜色中,随着当先二人的制式弯刀在半空中相交,运足了真气的李清臣却只觉得臂膀发麻、胸口发闷、眼前也几乎是一黑,然后手中弯刀便当场崩落,逼得他立即俯身抱住马头去躲,并趁势扭转马头,尝试逃回。

  仓皇之中,身后黜龙帮的骑士们早已经杀来。

  而根本不用李清臣提醒,锦衣巡骑们也迅速醒悟,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然后护着彻底懵住的曹太守掉头往别馆内而走……

  原来,锦衣巡骑们一眼望去,那些黜龙帮的骑士们身上的真气流光虽然繁杂不堪,却居然被一大片银灰色的寒冰真气居中联结起来,隐隐形成了一个整体。

  换句话说,在官兵这边看来,黜龙帮的逆贼似乎早有准备,乃是甫一启动,便直接结阵成功了。

  这种情况下,唯一正确的应对便是努力后撤,尝试汇集更多的修行武士,再请高手做阵眼,结阵应对。

  实际上,李清臣狼狈而走,刚一喘过气,便在马上奋力大呼:“撤回馆内,寻沈朱绶,一起结阵护住殿下!千万不要仓促应敌,被他们分而击破!”

  话虽如此,身后的黜龙帮骑士早已经驰马奋力杀来,就着对面别馆的灯火砍杀不断,所谓得势尚且不饶人,如今两军交战,一口咬到对方咽喉,又如何会松口?

  早有锦衣巡骑刚刚调转马头,便落得刀劈刃砍,惨叫落马,生死无常。

  迅速产生的惨烈死伤极大震动了锦衣巡骑们,当此生死之机,早有三四骑因为此处劣势与之前被突袭的惶恐失措,选择服从于心理恐惧,违抗军令掉头往侧面逃去。

  不过是须臾片刻,待身侧真气弥漫的张行从容催阵,打马向前二三十步而已,这一队十几人的巡骑便已经七零八落,彻底失去战力。就连李清臣,只因为放声下令,耽误了进入别馆逃走时间,都被周行范追上,趁着他脱力失刀,轻松生擒了过来,就在马后硬生生于冻结的冰地上拽着衣领倒拖了回来。

  剩下两三骑来不及奔走,眼见着李清臣被俘,两面被对方骑阵兜住,张行这个老上司也出现,干脆下马弃刀,选择降服。

  但张行看都不看这几人一眼,反而当场大声呵斥:“不要管俘虏,速速打折腿扔在这里,李十二也扔在这里,全伙继续前进,能不下马就不下马,直接冲入馆内,曹汪才是此战最大要害!张世昭、高江次之!沈定再次之!”

  众人不敢怠慢,即刻依照军令而行。

  可怜李十二,修为其实不差,最起码本不弱于小周,反应也全都合理,甚至堪称应对妥当,勇气不减。但当此之机,遇此攻势,真真是有些虎落平阳之态,居然真就被昔日队内后进拽着衣领,然后两名黜龙帮高手迎上,一人一刀背,硬生生砸折了双腿,复又在腹部补了一刀,扔在了别馆外。

  然后其人卧在冰雪地之上,眼睁睁看着那些反贼簇拥着那个背影,追着梁郡太守曹汪,骑马压着碎步上了台阶,入了别馆。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甚至贼都懒得多看你一眼,人生愤恨,莫过于此!

  另一边,张行既打马杀入别馆,内里早已经混乱不堪,居然让他率众一直骑着马催过前厅,来到别馆前院中的巨大影壁之前。

  这位大龙头毫不客气,运足真气,往身前影壁奋力一击,便将足足三层砖的影壁硬生生捅开一个口子,周围骑士会意,也是立即动手,各自发力,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将影壁整个推倒。

  影壁既倒,院中视野开阔,张行勒马向前,驻于院内中央,渐渐熟悉这种阵眼身份的他身上寒冰真气愈发漫延无度,与周围闪着各种真气的骑士隐隐勾连,然后在马上居高临下,指挥周围骑士在院内往来碎步驰骋,猎杀无度。

  凡有持兵器者、负甲胄者、真气闪动者,皆蜂拥而杀,但有从两侧前后结队涌来者,皆迎面而取。

  至于投降者、无兵无甲者,若有余地,皆如之前那般以真气运兵刃,以刀背打折双腿,掷于院中空地。

  当然,黑夜之中,乱战之下,切实不乏直接一刀了断的处置。

  须臾片刻,便有肃清院落之态。

  与此同时,所谓沈朱绶和他的大阵却根本不见踪影。

  这是当然的,张行早就察觉到大阵在哪里了,否则也不至于驻足于此。甚至,百十步外,隔着一堵矮墙的别馆大堂清晰可见,他都没有直接进取,反而在肃清院落后下令身后这几十骑一分为二,一队继续在马上回转,于院中掌控局势;另一队则下马集合,开始在周行范、贾越二人带领下按顺序破袭两侧的厢房,主动扫荡。

  但这种扫荡带来的短暂停驻,丝毫减缓不了百十步外隔着一堵墙别馆大堂内的气氛。

  “沈朱绶!”灯火下,身上蹭了一身雪渣子又化掉的曹汪都快急疯了。“你的人呢?快快领本部出去结阵啊!罗、薛两位太保把中宫托付给你,李十二郎豁出命来,才给伱找个讯息,若是被张行那贼厮就这么推进来,你我要成天下笑柄的。”

  “我的人在哪里?”挂着朱绶的沈定茫然回头,摊手以对。

  “你的人在哪里,问我干什么?”曹汪愈发气急败坏起来。

  “我的人在哪里?我的人都在前面院子两侧的厢房里,罗、薛两位留下的巡骑也在那里。”沈定奋力跺脚,勃然变色。“曹郡君以为张行在杀谁?你以为他杵在那里干什么?他在各个击破,杀我的巡骑!阻止他们跟我汇合!就好像他在拦住你,不让你去跟外面屯军汇合一样!”

  曹汪怔了怔,但还是忍不住催促:“可你不是已经凝丹了吗?你为什么不冲出去,与他决一死战?”

  沈定一时语塞,但马上反问:“凝丹有什么用?曹太守亲口说了,张行真气四溢结了阵,我便是凝丹出去能做甚?况且,曹太守也可以摸黑从侧面翻墙出去,联络屯军啊,为何不去?”

  曹汪无语至极,能为什么?怕死啊!

  而且,若是换了别人来问,他曹太守还能脸红一下,可沈定来问,他却只觉得荒唐——你到底是个凝丹啊,而且是靖安台的朱绶啊,问这种话,脸都不要的吗?

  实际上,非只是是曹太守,旁边几名狼狈不堪的锦衣巡骑、內侍、官吏,也都侧目。

  二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忽然间,一阵香风闪过,却是一名男装女官昂然持刀率先闪出,接着,之前便被动静惊动的皇后本人也面色严峻,带着数名女官快步跟了出来。

  前面二人赶紧转身俯首。

  皇后虽然紧张,但还维持姿态,只是认真来问:“前面到底什么境况,贼人如何杀到堂前?我听着动静是不是小了些?那周边妃嫔居所如何可曾查探?几位小公主可有安抚?张相公和高督公那里做了通知吗?”

  二人便欲开口,却居然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也不知道如何应答……实际上,迄今为止,他们都不知道张行是怎么出现在兔园里的,而动静小下来的缘故更是不敢轻易言语。

  见到如此情形,可能也是之前听到了二人争执的部分,那男装女官懒得理会,直接运了断江真气到锋刃之上,然后昂然甩着刀芒往外而去。

  来到堂外,这女官并不往门前去,反而是来院墙边角,藏身黑影之中,微微纵身一跃,便看到灯火下满院的尸首、伤员,更有无数降人堆积在院中,全都咬牙切齿,抱腿哀嚎痛哭,而那贼首端坐马上,威风凛凛,真气四下漫延,牵引十数骑不止,依然在指挥破袭。

  这女官本是做侦察来的,虽然惊怒交加,但还是认得对方和阵型的厉害,便准备就势退回,与皇后做汇报。

  但也就是此时,距离她不远的侧边又一个厢房被破开,一个相熟的北衙公公被揪着头发出来,同时还有一个认识女官追出,居然也随之被人拽着头发揪出来,刀光剑影之下,男装女官再难忍耐,便猛地跃下,挥起一段三尺有余的刀芒。

  不过,刀芒刚一出,便立即引起了院中贼首的警觉,后者伸手一指,一声令下,十数骑便蜂拥而来。

  女官看到这些人马上舞刀动作并不熟练,马速在院中也提不起来,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看她只是一人,心中轻视,居然脱离了阵型,断了真气牵引,便反而起了横劲,乃是巍然不惧,待到第一骑将至,忽然侧闪,同时挥刀反抗,只一刀便将第一骑坐骑的一双前腿整个齐平断掉。

  既是字面意思上的马失前蹄,对方整个人摔下,砸到了正前方院墙之上,又被剧痛的马匹乱蹬,登时生死难料。

  这还不算,女官复又挥刀,准备迎上第二骑。

  可双方一交手,女官就如遭雷击,立足不得,反向趔趄后退了数步,然后被尚在挣扎的无蹄马从后一顶,整个人翻了过去。再于马血中抬头一看,便彻底绝望。因为对方身后,那作为阵眼一般的贼人主将,居然主动向前逼来,继续维系了阵中的真气潮汐。

  既然结阵,自己如何以一当十?

  另一边,这女官既然伤了人,一众杀红眼的黜龙帮贼寇又如何会怜香惜玉,看她失措,登时乱刀砍下,就在这院内将此人与那失蹄马一起剁成肉泥。

  张行远远看着这里,随着一阵温热气息迎面扑来,难得出神了一下,因为他隐约记得这个女官有些眼熟,应该是当日在西苑或者观风行殿里见过的,但此时,实际上是两军交战,又如何会顾及这些?

  更何况,随着他一转头,很快便发现了此行的一个重大目标——高江也被打折了腿,然后被拖了过来,犹然双目圆睁死死盯着马上的自己。

  张行心中大定,即刻来问:“高督公,张相公见在何处?”

  高江只将脖子一扭,却是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张行也不为难他,只是继续来等。

  又等了片刻,随着周围厢房被掏的七七八八,却无张世昭痕迹,那名伤员也被扶起,便也不再耽误时间,而是即刻下令,再度进发,准备涌入前堂。

  同时,不忘让人拽起了高江。

  高督公此时也终于开口,厉声呵斥:“张逆!皇后千金之躯,你今日但敢惊扰,必要受朝廷大军雷霆之怒!”

  “说的好像我不惊扰,朝廷大军就会放过我一般!”张行在马上失笑相对,然后打马来到院子后墙前,复又勒马不动,只是向前抬刀示意。

  周围骑士会意,纷纷上前,列成一排,各自举起弯刀,绽放出身上真气,而张行也毫不犹豫,居中释放出了大量的银灰色寒冰真气,真气左右联通,形成一道仿佛会呼吸的真气高墙,然后随着居中的张行往前微微一劈,所有人也齐齐劈下弯刀,带动了整个气墙陡然一涨、一扑,便将前面的院墙整个扑倒。

  院墙既倒,外面自然还是喧哗愈盛,但此处周边却陡然一静。

  随即,望着目视可见的堂上情形,小周、贾越、鲁氏兄弟、郭敬恪、张金树、黄俊汉等人无论出身,纷纷本能下马,然后面色涨红往前涌去。

  却不料,被簇拥在中间张行居然没有下马,乃是在堂内外许多人的目瞪口呆中直接勒马挥刀,踩着台阶踏上了前方大堂之上,而他身后的黜龙帮下马骑士,也都怔了一怔,方才继续匆匆涌入大堂,四面包裹的。

  既纵马引刀入堂,左右又控制了局面,张行四面环顾,目光扫过前方惊愕的皇后与一侧仰天闭目的沈定,还有沈定身侧的红袍中年人,这才不慌不忙,当堂下马,却还是维系着真气阵海。

  然后只将黄骠马一拍,便将坐骑赶出门去了。

  “沈兄……”捏着血淋淋弯刀的张行侧身认真来看沈定。“你身侧是曹太守吗?”

  沈定不得不睁开眼睛,抿了抿嘴,小心做答:“是。”

  “那你到底凝丹没有?”张行放下心来,继续来问。

  “就是那个槛上……”沈定尴尬以对。“还飞不圆润。”

  张行叹了口气,一时也有些无语:“咱们的交情,我当然知道你十几年年间在黑塔里,就只养成了个文案底子,所谓当惯了官的,战场上不足为虑,但既到了凝丹,怎么也该去院中一搏吧?两军交战,皇后身侧的那个女官都敢去博命,生生溅了许多人一身血。”

  沈定面红耳赤,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左右一看,看到皇后惊愕中带着哀意的目光,也是掩面出言:“我得护卫殿下。”

  “你只说现在我该如何处置你呢?”张行负手挽刀,追问不及。

  沈定一慌,勉强来应:“张三郎,莫要逞一时之快,皇后素来有德……”

  “我是说如何处置沈兄!”张行一手挽刀,一手直接点到了对方胸前。“是你自己!”

  沈定看了看被打折腿的高江,也是无言。

  张行叹了口气:“算了,当日升白绶,还是你给我点的文书,算是有一番恩义,你且走吧,直接回东都……飞不起来就跑,不要掺和这件事了!”

  沈定看了看皇后,强忍着羞耻来答:“若要逃走,我刚刚便走了,皇后在这里,我一定要维护的……”

  “但你是凝丹,谁放心让你这么立着?”张行无语至极。“若要留下,得打折双腿,甚至打折双臂才行,否则,便只好一刀宰了。”

  沈定沉默不语。

  张行懒得再惯着对方,借着真气阵海的翻腾,手起刀落,迎上对方本能绽放出护体真气,只是用刀背往对方肘弯处狠狠一砸,居然奏效,换来一声惨叫,身后几名头领也不敢怠慢,一拥而上,硬生生将对方打折了四肢。

  控制住了此人,但所有黜龙帮的骑士们都有些难以言喻的表情,因为对方虽然武艺底下、护体真气也薄弱,却是真真的全身护体,俨然是真的凝丹高手。

  坦诚说,如果不是张龙头率领大家结了阵,估计真没人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么一位不战不降不跑的凝丹“高手”。

  “曹太守!”张行目送沈定被拖到一侧,扭头来看曹汪。“张相公人在哪里?”

  “不知道。”曹汪捻着胡须侧过头去。

  “那曹太守为何又不走呢?”张行继续追问。

  “身为朝廷大臣,焉能望风而逃?”曹汪严肃相告。“何况皇后在此。”

  “可你不知道,今晚你才是关键吗?”张行有些无力。“这个时候,爬墙、钻狗洞,逃出去,把外面屯军指挥起来,才有可能把局势扳回来……等在这里,难道不是坐等着跟皇后一起落入我手吗?”

  曹汪沉默不语。

  张行终于摇头,抬手一指,贾越等人立即上前,又当场将这位曹太守打折了双腿。

  好在这位终于不是凝丹了,不然要吓死个人。

  不过,即便如此,张行也有些一言难尽,他指着地上摊着的几位大员酝酿了很久,才看向了一直没有吭声,但却被所有人偷看了无数次的皇后:“殿下,恕在下直言,朝廷里、地方上全都是这种人,怎么能搞的好政治?”

  皇后沉默一时,许久方欲开口。

  但也就是此时,一人忽然从皇后侧后方的角门转入,在守着那个门的小周惊愕之中从容做答:“张三郎,中宫殿下十数载未曾干预政事,你又这般嘲讽,是不是弄错了人?”

  张行冷冷盯着来人,身上刚刚放下的真气复又重新流出,如临大敌,弄得大堂上温度骤降。

  那人丝毫不慌,也没有半点真气流露,只是走到皇后身侧,从容以手指向了自己:“咱们凭良心讲,这天下乱到眼下,我张世昭都比皇后要多担几分责的。”

  张行哑然失笑。

  “别断我的腿了,我只是个奇经层面的废物,而且多少是南衙相公,位置挺尊贵的。”那人继续走到皇后侧前,挡在了皇后与张行之间,这才拢手驻足。“而且年纪也大了。”

  “把外面打折腿的人,全都扯到堂前。”张行点点头,回头吩咐了一句,然后扔下手中弯刀,却又向前两步,平静握住对方双手。“张公教导的是,但不免妄自菲薄,因为人尽皆知,天下之事真要论罪,首先还是要怪罪于皇帝,皆是那位圣人视天下为儿戏,杀黎庶如除野草,以至于人心沮丧,关西瓦解、他处土崩……至于皇后与张公,不过是居于昏君之侧,按大魏律法当做株连而已。”

  张世昭感受着对方手上传入的丝丝寒气,从容反问:“所以张三郎要杀我们吗?”

  “非也。”张行摇头以对。“只是想告诉张公,当其位受其责,昔日借昏君而得享富贵,便该晓得,有朝一日,因此而被践踏如粪土,也是理所当然……杀不杀是一回事,可路是你们自家选的,不该怨天尤人,惹人笑话。”

  张世昭笑了笑:“我要是答你这话,万一将来侥幸到了江都,怕也是活不下去的。”

  张行也笑。

  而张世昭忽然又开口:“土崩瓦解,确系如此,但欲安天下,难道要倚仗这些乌合之众?张三郎,恕我直言,今日潮起,他们自然个个雄勃,明日潮落,他们未必有地上这几位妥当……你信也不信?”

  “我信。”张行连连颔首。“而且何止是他们,便是我遇到潮落,又如何能维持体面?所以张公,在下受教了,就不嘲讽这几位了,省得你说我得势便猖狂。”

  张世昭干笑了一声,便欲再言。

  孰料,张行抢先一步,环顾身后那些还没反应过来的头领们:“张相公言辞锋利,我们承受不住,所以速来打断他双腿,再封上他的嘴!”

  张世昭心中一吓,赶紧运行真气,想要抽手,却不料对方双手处真气绵延不绝,好像做了小半个时辰的阵眼,真气不减反增一般,居然一时无法抗拒。

  PS:大家晚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