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江河行(4)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347章 江河行(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7章 江河行(4)

  接下来几日,东境西三郡谣言满天飞,而且愈演愈烈,甚至有扩展到东部、淮西与河北,甚至传入东都、晋地、江都的架势。

  但事实上,这个时候,处于漩涡中心的黜龙帮高层们反而冷静了下来,并且迅速进行了实质性的沟通——张李二人迅速进行了最核心的利益分配交流,徐大郎服软,王五郎表态,单通海在河北也接到了信并迅速回馈。

  也不敢不冷静,这才哪到哪?

  真要是来个大火并,真就要由盛转衰、自生自灭,坐实了一群乌合之众没有前途的实言了。

  所以,论迹不论心,抛开某些私底下的龌龊和丑态,只看表面上妥协与媾和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三下五除二,似乎根本没有爆发过这次危机一般。

  但反过来说,这并不能阻止流言的爆发和蔓延。原因再简单不过。

  首先,公众流言和真正的危机虽然有些错位,前者集中于张行与李枢的所谓长久对立,后者更集中于东境豪强的私兵与截留财政、干涉司法人事等现实问题,但这两者并不矛盾,李枢之所以坚挺到现在,一在于他有自己偏地方留守的班底,二就在于这些强横的豪强实力派居中当了盾牌;而豪强实力派能肆无忌惮到现在,也有李枢在弱势方时的支持与放纵有关,跟张行北上主动放弃了在东境的长久经营也有关。

  换言之,流言是有切实基础的。

  其次,流言本身有自己的特性,它们会自我繁衍,满足特定人群的需求,会相互干扰,让你摸不着真正的问题,这时候就需要切实的处置和结果,并公之于众,才能真正的缓解流言。

  而不清不楚的回应或者不干不脆的措施,反而会助长流言。

  故此,随着徐世英继续被软禁,其父被撤职、开除出帮,夏侯宁远部、柳周臣部渡河到东郡,徐世英本部五千人和数千「郡卒」被迁移到河北,得到的并不是气氛缓和、流言停止,反而是流言的变本加厉与更明显的气氛紧张。

  中高层的串联与中下层的骚动愈发明显。

  「徐大郎之后是谁,莫不是就是咱们家了吧?」

  与卫南只有几十里距离的韦城县某处庄园内,黜龙帮头领、翟氏兄弟中的堂兄翟宽明显焦躁起来。「我就不懂了,徐大郎平素手段那么厉害,关键的时候怎么就软的那么快?雄伯南也是,不是号称帮内第一高手吗?就这么看自家岳丈跟小舅子被拘起来?还有单通海,他管不住夏侯宁远了吗?!」

  「依着雄天王的脾气,真要是知道了,怕是会亲自看管起徐大郎。」大头领翟谦坐在一旁,捧着个小瓜,微微叹了口气,情绪俨然不高。「夏侯宁远.真要是调兵令到了不动,那才是大祸事。」

  「那咱们怎么办?」翟宽大不爽利起来。「徐大郎完了肯定是咱们.咱们就这么坐着等?」翟谦一声不吭,只是吃瓜。

  「看动不动刀吧。」黄俊汉在旁言道。「现在流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我的意思是,要是张龙头只是要对付徐大郎,别人都不碰,只是让李龙头孤掌难鸣,那自然是张龙头手段高、手段狠;要是张龙头就是要搂草打兔子,要把这几家私兵收了这事确实也合情合理,哪个当权的能忍这个?除非有领头的,否则咱们吃闷亏便是。」

  「怎么会动刀子呢?」翟谦吃完了瓜,略显焦躁来言。「我不是去问了吗?徐大郎都总有一条路的,何况我们?不要说这种话。」

  「那时候查出来有三千兵了吗?「翟宽反驳道。「我要是张龙头,便是一开始徐大郎招了,有私兵、截了税款、走私了粮食,许诺不杀他,他的兵也都留着,后头听到三千这个数,也要恼羞成怒,一刀杀了!现在说不得徐大郎已经死了!」

  「胡扯,明显是在等决议,把徐大郎的大头领给摆出去这是讲规矩。」「你怎么这么信他?」

  「我不是信他」」

  「两位都别争了。」黄俊汉无奈插嘴。「这事真没必要争,咱们几辈子都在东郡,又没有别的退路.这事无外乎就是他不砍下来,我们就认,砍下来,就拼命.哪有第二条路?」

  「不能投东都吗?」翟宽愤愤然来问。

  亭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翟大哥不要开玩笑。」黄俊汉正色提醒。「有没有这话,怕就是会不会动刀子的关键。」「大哥要投东都,我先杀了大哥,再自裁了找婶娘谢罪。「翟谦忽然也开口,却让亭子内更加阴凉起来。

  「开个玩笑.」.翟宽恢复了冷静,甚至有些惶恐。「就是话赶话,何至于此?」

  「那就这么说吧.咱们安分守己,除非刀子砍下来,就认了便是。」黄俊汉也赶紧强调。「不要论其他有的没的。」

  说着,直接一摆手,匆匆走了。

  俨然是被翟谦的反应与翟宽的愚蠢给吓到了。

  回到距离不过十来里的自家庄园里,黄俊汉方才松了口气,思索了好一阵子,犹犹豫豫之间,复又让人去请上个月来这庄子里暂住的一位崔先生来见面。

  一刻钟后,那人高冠宽袖,踱步来到院前,黄俊汉立即起身亲自出迎。

  没办法,人家可不是什么乱世求五斗米来吃饱饭的穷酸门客、文书,而是个出身极好,借地方观察局势的正经士人,本身连门路都不缺的来人叫崔玄臣,武城县人,窦立德老乡,清河崔氏小房的老四。

  只是不晓得,张大龙头在将陵那里明显在大幅扩充自己的文书班子,连崔二十六、二十七都被立即收为机密文书,崔二郎更是做了文书班底的实际首席,这位明显更高段位的崔氏子弟却居然来到了东境?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东境的缘故了。」崔玄臣听完叙述,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位张龙头在河北,总说自己要总齐天下利,但怎么可能做的到呢?人皆有私心,便是翟氏兄弟内里都利不同,逞论眼下乱糟糟的黜龙帮,何况整个天下了?」

  「谁说不是呢?「黄俊汉幽幽来叹。」大家利益相争,各以自家为先,怎么总齐?」崔玄臣没有说话。

  而黄俊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复又自笑:「不过我委实不好拿这话对张龙头,因为不管如何,张龙头自家是没有多占的。」

  「也未必。」崔玄臣也笑。「你们这些人求的,跟他求的不是一回事,利都不一样.」

  「这倒也是。」黄俊汉点点头,状若恍然。」大英雄大豪杰求的是功业,我们就是俗人,求些钱粮田宅。」

  「其实黜龙帮内颇有几位是有心思的。」崔玄臣继续来言。「张龙头、李龙头、雄天王,都是一张床一碗饭,连个仆妇都无,在私利上都没有什么可说的,便是那位白三娘在登州,生活上也干净,还有魏首席,看起来像个傀儡,而且一发迹就锦衣绸缎,日日换新衣,如今居然也渐渐平淡了不过按照你今日说法,我倒是觉得,问题关键,也就是此事最终会不会闹出祸事的关键,可能出在下面一层上。」

  「什么意思?哪一层?「黄俊汉精神一振,复又有些疑惑。

  「就是徐世英、单通海、翟谦、王叔勇、程知理这些被直接指了矛头的大头领身上。」崔玄臣言辞平缓,像极了他的族兄崔肃臣。「你注意到没有,这些人固然是被直接打击的对象,但他们的态度也委实有趣.」

  「不错。」黄俊汉立即醒悟过来。「徐世英是当事人,可他在张龙头

  渡河当晚便服了软,一路怂到底;翟老二是眼下压力最大的,而且素来听他堂兄的,也素来听我的,今日却对他堂兄说了那种话,还把我赶了出来;王五郎不知道,但估计只会比这两人更贴那位龙头可为什么呢?」

  「因为所求的利不同了。」崔玄臣没有卖任何关子。「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一样,就是私兵、人口、田宅、钱粮,这就是典型的豪强子弟追求的利,素来如此,生来如此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忽然间有一个人跑过来跟这些人说,跟他做事,能成大功业,能成大英雄大豪杰,一开始的时候当然没人信,只是碍于局势不得不反,凑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罢了。但两三年间,那个人领着他们屡战屡胜,攻城略地,同时嘴上还不停,一直说些什么大道理大规矩的,你便是全然不信,慢慢也被磨得信了三分或五分了,甚至有人信的更多。这个时候,这些人追的利,就不全是那些丁口钱粮了。」

  「我晓得了。」黄俊汉彻底醒悟。「就是这个事情,所以这群人硬不起来了,反倒是翟宽一直在这边不动弹.兄弟俩求的利不一样了。只是翟谦一个区区郡吏,如今居然也想着能成什么功业了?那个什么,那位他、他就这么灵验吗?」

  「换你去做大头领,摸到那个权柄,再跟着人家领兵作战,屡战屡胜,你也灵验!」崔玄臣摇头失笑。

  「那那崔四郎还要我来引见李龙头?」黄俊汉叹了口气,复又好奇来问。「直接去投张龙头不好吗?」

  「两个缘故。」崔玄臣坦诚以对。「首先。就是知道他能蛊惑人心,所以才要远离,省得陷进去失了计较;其次,我也有自己的利我不想在郑州房二郎身下做事。」

  「也罢。」黄俊汉点点头,坐着不动。「正好我下午要去一趟济阴城,倒是替你做个说项。」

  崔玄臣也点点头,却是起身拱手,然后不等对方回礼,便负手踱步出去了,走出院子,还能隐隐听到此人言语: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吾当奉天道而顺人道也。」

  「装神弄鬼,故弄玄虚。」黄俊汉等对方声音彻底远去,忍不住冷冷一言,却丝毫没有之前的热情。「聪明倒是聪明,装什么呢?能被送过来烧冷灶,还能是什么宝贝?」

  而冷言冷语之后,其人复又坐了半日,到底是站起身来,不顾天热,径直牵了马,带着三五个伴当,匆匆往南面的济阴城方向而去了。

  然而,黄俊汉刚刚行到济阴郡与东郡交界处,便迎面撞上了一支兵马,正往北来,也是心慌意乱,却又壮着胆子来问。

  对方闻得言语,却也坦诚,居然是王五郎主动清理了外黄、济阳、匡城的私兵,汇集起了八百人,正要去东郡白马听令。

  黄俊汉心下醒悟,晓得这是王五郎这一波计较好了自己的「利」,同时行事干脆,倒不好说什么。

  唯独心念一转,想到了一个计策,却再度犹豫了起来——他在想,要不要借着头领的身份,和这支军队进入韦城县的机会,做个误导,让素来愚笨且信任自己的翟宽觉得这是「动了刀兵」呢?

  若翟宽以为这是王五郎奉命去处置他,岂不是就有了机会?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他自己都觉得疯狂,跟着李枢,是因为自己在张龙头那里不能得利,而李龙头许诺了一些利,但要是为了未到手的一些东西冒这个险,委实划不来。

  于是乎,其人目送这支兵马继续向北,到底是继续纵马南下,于当晚赶到了济阴城,并将所见所闻所历一一说给了李枢来听。

  包括崔四郎的事情,也没有做遮掩,端是个好中介。

  跟前几日相比,不知道为什么,李枢

  李龙头明显冷静了许多,听完介绍,也只是叹了口气:「张行势大,势大便有威,若无人愿意出头,便也算了可惜单大郎不在。」

  黄俊汉何尝不是此意,自然连连颔首:「现在想想,单大郎不在只怕是人家设计好的,说是轮值放假,却只让素来亲近他的王五郎回来,却又一上来便擒了徐大郎。」

  「有道理。」李枢随意点点头,竟然有些心不在焉的而感觉。「那个崔四郎,你觉得此人如何?」

  「才能是有的,聪明也比我聪明,但明显是世家子烧冷灶。」黄俊汉脱口而对。「清河被占了,便让更有名的崔二郎去跟着张龙头,让这个劣一等的崔四郎来找李龙头你.谁不晓得?」

  「是这个道理。」李枢也有些无奈。「但这个时候还愿意来找我,还是崔氏子,而且说得委实有些道理,总要给些面子劳烦黄头领你明日带他来。」

  黄俊汉便要答应。

  孰料,李枢忽然摆手:「算了,许久没活动了,我跟你乘夜走一造吧!」

  黄俊汉目瞪口呆。

  李枢晓得自己行为跳脱,便干笑一声做了解释:「不是说这个人多么出挑,如何惊天动地,而是眼下我遇到一个疑难,能问的人都问了,偏偏听你言语,此人多少是个聪明人,且是外来,没有多余立场,所以何妨听他一说.你正好也听一听!」

  说着,便要动身。

  黄俊汉恍然,便要乘兴而来再兴而归,但却立定不动,而是先来询问:「龙头到底遇到了什么疑难事情?」

  李枢怔了一下晓得今日逃不过去,干脆坦诚以对:「张行要许诺我东境西三郡军政总指挥开府,领近畿攻略.我既心动,又担心是缓兵之计,还有些不甘。」

  「这有什么不甘的?」黄俊汉大为不解。「三郡之地开府,还近畿.」李枢晓得没法跟对方解释,却只是笑了笑。

  黄俊汉想起今日白天那崔四郎言语,心中冷笑,却又有些莫名的慌乱与尴尬,便点点头,转身备马去了。

  到了二更时分,便转回到了韦城县的庄园里。

  而这个时候,张行也在外黄与济阳之间的王叔勇家那个庄园内见到了一个年轻人:「你叫马围?」

  「是。」

  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跟张行、王叔勇也差不多大,只是明显言语小心,加上衣着朴素,灯火下略显寒酸同时还略带酒气。

  实际上,张行坐着的葡萄架下石桌上,就摆着一坛喝了一半的酒外加几串没长熟的葡萄呢。

  「王五郎之前去见我,今日主动送上私兵,都是你的注意?」张行摸了摸酒坛,放出身上寒冰真气,继续来问。「这有什么说法吗?」

  身侧谢鸣鹤也打量不止。

  「这能有什么说法?」年轻人略显急促。「张龙头恩威显著,王大头领忠忱可靠,绝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只不过,一开始不免担心张龙头在气头上,错杀了徐大头领,所以让他早早去劝;后来流言纷纷,人们都不知道龙头的底线在哪里,以至于人心惶惶,这时候让王大头领将私兵交出,划出道来,求个分寸罢了。」

  「分寸这两个字,说起来简单,但其实极难。「张行点点头,俨然是认可对方交私兵这个分寸的判断。「非常不错了。」

  「但我还是做得不够小心和机敏,若是小心便应该提醒王大头领不要让私兵从韦城县走,而是应该从西面徐大郎的地盘绕个道,省得引起误会,或者被有心人弄成误会。」马围依然显得有些不安。「而若是机敏,便干脆应该让王大头领亲自带着私兵去济阴缴纳,让房留后来处置的。」

  谢鸣鹤眉毛一挑,

  瞬间来了精神,看向此人目光也多了几分神采。

  倒是张行,先愣了一下,点点头,却不由再笑:「大巧不工,有些事情没必要,尤其是你是从王五郎这里出的主意,拿捏好分寸便是极佳的,多余的举措看起来精彩,却实际上画蛇添足。」

  「确实。」马围想了一想,点了下头。葡萄架这里,稍微安静了一会。

  随即,张行认真来问:「你是茌平人?」「是。」

  「在哪儿读的书?」「在房氏族学。」

  「你跟房氏有亲戚?」

  「没有,出大价钱买的入学机会。」「你家里很有钱?」

  「中产之家,父母死后被我卖光了换成入学机会跟酒水了.为此,本乡人都喊我绝户仔。」

  「少喝点酒。」「.」

  「为何不去将陵而来找王五郎?」

  「那行吧,我再问你个事情。」张行见到对方表面畏缩实际胆大,便也不再试探。「我现在准备许诺给李枢三郡军政总指挥的身份,以换取和平解决帮内争端,同时要他支持我个人转为帮内唯一首席,你觉得事情能成吗?」

  王叔勇诧异至极,但马上就有些欣喜之色。

  「我觉得龙头这么干有点掉份子。」马围若有所思。「而且也不得法。」「怎么说?」

  「龙头应该聚集帮中所有头领,按照一开始的帮规,以三分之二的头领们同意为底,堂而皇之的不依靠任何单个人的支持来做首席,当上首席后,再自上而下封下什么三郡总指挥。而且还要多封几个总指挥,但想来龙头早有腹稿,就不说了。」马围脱口而对。「至于说不得法,就是讲,这个东西没必要跟李枢本人来交流,李枢到底是存着几分天大野心的,他说不得还觉得自己吃亏了,心里未必念恩.应该直接把这个消息告诉诸位东境留后与留守的头领,尤其是与李枢亲近的那几位,让他们去替龙头给李枢施压。至于说什么解决帮内战争端,更是无稽之谈,帮内一片祥和,团结一致,没有争端的。」

  张行沉默了一下,忽然扭头去看王叔勇,然后当场埋怨起来:「当年魏公在这个庄子的时候,你让他穿着一双露脚趾的破鞋,如今马围在这个庄子里的时候,你让他大夏天喝个酒都不带冰的为什么啊?」

  王叔勇茫然一时,谢鸣鹤捻须扭头就笑。

  「这正是我来找王五郎不去将陵的缘故了。」马围赶紧来言。」包括魏公选择来王五郎庄子上,也恐怕是为此王大头领心思质朴,并不会刻意招揽人,但也不会因为什么就嫉恨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且要一坛酒总是有的。」

  张行打量了一下王叔勇,信服的点了下头,复又看向身前的年轻人:「且来坐吧!甭管你是曲线投效,还是江湖相逢.来我这里,总能随时替你冰一下酒。」

  「好让龙头知道,无论冬夏,酒都该热着喝。」马围认真更正。「喝冷酒死的快,真就成绝户仔了。」

  PS:大家过年吃好喝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