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天街行(13)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40章 天街行(1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天街行(13)

  第40章天街行(13)

  贺若怀豹飞天遁地,肆无忌惮,而官兵空有数量优势和质量优势,却拿他毫无办法,这是一件荒诞至极的事情。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不荒诞,官兵的全方位优势没错,但这一场也确定会赢了啊?人家一个凝丹期,甚至可能还不止的老牌高手,命都不要了,却也不指望能杀什么大员废什么高手,就是要多戳死几个小兵,你还想如何?

  这么一想的话,事情似乎很合理了,但唯一的问题在于,张行恰好是一个对方打击范围内的小兵。

  “张公,反正曹中丞与牛督公马上要来,咱们是不是稍避一二?”

  随着又一名金吾卫被挑上天,有人战战兢兢,请求张世昭撤离。

  “你傻了吗?”

  张左丞无奈松开嘴里指头,回头呵斥。“我们走,他不会追啊?是结阵在这里严阵以待死的人少,还是将后背露出来死的人少?再说了,正平坊已经打烂了,我们走容易,走哪里去?难道换一个新坊让他拆?”

  张相爷这话说的极有道理,而且可能就是因为极有道理,他还专门大声说了。

  但还是那句话,有道理归有道理,却架不住又一名金吾卫飞上了天。

  这下子,那处连续死了两人的这个金吾卫小集群彻底崩溃,直接转身逃窜,引得张相爷掩面转头,俨然是不忍心看。而果然,天空中正在与白有思纠缠的贺若怀豹窥见机会,先奋力格开对方,复又朝着司马正奋力一冲,却马上借着冲劲道用手中长兵一荡,便转身向下突刺过来。

  这等高手,不要命的使出真气,奋力扫荡,几名金吾卫瞬间被真气狂潮席卷起来,最后面两人连人带甲被拦腰斩断,剩下几人也都飞溅到空中,不知死活……张行隔着一个天街上的大洞望去,只以为自己来到了《三国无双》的世界,一时骇的目瞪口呆,手脚发麻。

  穿越到无双世界,成了小兵怎么办?

  不过,也就是这过于贪婪的一击,终于被白有思与司马正窥到了机会。

  司马正持长戟追来,平平一扫,却势大力沉,周围雨滴被白光带起,直接飞出几十步开外,而这道白光也同样逼的贺若怀豹不得不向上纵跳,以作闪避。却不料,白有思早藏在司马正身后,而且以差之毫厘的时间,更早跃起,一刀足足两丈宽的金光也随之向前闪过。

  贺若怀豹猝不及防,急忙运气去格挡,却只来得及在胸前挡住真气锋锐,而后续真气带起的巨大力量却因为他来不及运气妥当,再无能为力——半空中,此人宛如重重挨了一锤一般,直接被砸翻过去,却是将正后方一堵坊墙给砸了个对穿。

  司马正不敢怠慢,迅速突入,但受了一击的贺若怀豹早已经跃起,复又迎面飞枪掷来,逼得这位‘二龙’和紧随其后的白有思不得不仓促闪避。

  “两位好俊的功夫。”

  贺若怀豹获得喘息之机,远远荡开,却是在从地上顺势卷起一个大盾一把长枪后立到了远处一处破损坊墙上,其人口角处破裂,气喘吁吁,上身衣物更是几乎破损殆尽,显然受伤,却还是没有半点气馁,反而大笑。“居然能轻易伤我,看来不好换你们一条命……只是可惜,可惜,事到如今,我难道还怕受伤不成吗?不换你们命又何妨?!”

  一言未尽,忽然满场惊呼。

  原来,贺若怀豹忽然折身,大盾与长枪一夹,居然硬生生将身侧数丈宽的一段坊墙给卷上天去,坊墙在半空中被白色的断江真气搅得粉碎,顺势又往前方张世昭等人头顶落下。

  司马正立即折回,运出同样的真气,试图推开被真气卷碎的坊墙,而白有思则一声不吭,双手持剑,直直朝贺若怀豹当胸送去,逼得后者停止操纵真气,狼狈腾起。

  然而,不管二人如何尽力,砖石炸开,依然击中了不少人,弄得下方狼狈不堪,甚至有人重伤难忍,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其中一块砖石,直接砸破了边廊,让雨水潲到了那位尚书左丞的脸上。

  “已经受伤了,再去一位。”眼瞅着白有思似乎再度得了半手,张世昭抹了把脸,朝身前一名朱绶努嘴。“务必缠住他,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一有喘息的机会就有人死,太伤士气了。”

  几名朱绶面面相觑,明显不想动弹。

  张世昭叹了口气,直接指着一人来逼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朱绶无奈,硬着头皮蹿出去,冲上天来,但刚一上去,便被贺若怀豹自上而下持盾砸了回来,整个人跌入大洞中,溅起的水花足足数丈高。

  这位帝国执政之一的张公见状,只好再度咬起食指关节,不再催人。而跟秦宝一人捡了一个大盾,各自遮护了两三人的张行将盾牌趁势交给旁边李清臣来举,自己在大洞旁探头看的清楚,原来,那位朱绶虽然受了伤,却性命无虞,却只在下面水里斜躺着,也不知道今日能在暗渠里摸几斤鱼?

  正在偷看呢,贺若怀豹居然又一次突袭得手,乃是将一名胆寒中试图逃回后面正平坊的锦衣巡骑给斩杀于当场,而且这一次,为了顾及同列生死,白有思最后留手,并没有再次成功削弱贺若怀豹。

  而听着又一声惨叫,感受着周边的耸动与不安,张行有些忍耐不住了……这种宛如上课等老师点名的窒息感让他强烈不满,而且这被点名可不是罚站那么简单,会死人的。

  “李十二郎。”

  张行努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不那么颤抖。“除去什么伏龙印和同级别高手……就没有对付这种高手的法子吗?”

  “当然有。”旁边举着盾牌的李清臣声音也在微微打颤。“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现在怎么按真气属性结阵?咱们自家人内里都不熟,跟金吾卫的人也不熟,金吾卫也是一团糟,根本不是能比上五军的!”

  “除去结阵呢?”张行追问不及,他大概听出来军队是有针对高手的阵法,但此时组织不起来,却也懒得在此时追问这些没用的。“就没法子了?”

  “其实……无论是什么高手,只要真气耗尽,便不能再施展……”隔了两三步,同样举着盾牌遮护着两名金吾卫的秦宝忽然压低声音言道。“而这厮每一枪戳出来,每一次格挡,都要损耗真气的!”

  “所以……为什么不让金吾卫拿弩射他?”张行忽然大声反问。

  “因为巡检还在上面……”修为稍高,没有躲在盾牌下的钱唐终于在两个大盾后方忍不住了。

  “这跟巡检有什么关系,她也只是拿真气耗而已。”张行头也不回,当即反驳。

  “也委实射不中。”钱唐一时闭口,倒是秦宝再度诚恳解释。“天上乱飞着呢……”

  “那大家一起射,能射一矢是一矢啊。”借着大盾遮掩,张行还是不满。“这么多金吾卫,这么多弩,一起去射,耗他三四刀枪的真气,便少死三四个人,耗一刀一枪的真气,便也能多活一个人!”

  “你不懂,真要是有用,张公早下令了。”钱唐一边回去去看,一边努力压低声音来答。

  “我懂。”张行勃然作色。“我懂你们的意思,我什么都懂……这有什么可避讳的?无外乎是上下尊卑而已!朱绶黑绶们有大效用,却要去护住张公,所以根本不动。而我们奋力去射,去自救,也不过多耗他三四刀枪的真气,少死三四人而已,但这三四条贱命却又不值得南衙相爷专门调度下令!我他娘的从落龙滩背着伙伴尸首逃回来的,我能不懂?!!”

  钱唐面色骇然,再度惶恐回头去看自己一侧,顺着这个方向不过几十步外,就是张世昭所坐的边廊了。而不管这边借着大盾遮掩如何说来说去,都不耽误尚书左丞张世昭依然遮面坐在边廊下的椅子上,纹丝不动,状若未闻。

  不过,这位副国级领导身侧的数名靖安台朱绶、黑绶,以及伏龙卫,却早已经齐齐来看这边出声之处。

  至于周边的金吾卫、锦衣巡骑,更是一开始就早早盯住这两面会说话的大盾牌了。

  “下面那位朱绶也不需要去护张公,为什么他只挨了一下就躲在下面?”

  天空中三个宛如鬼神一般的人影还在往来反复,近乎凝固的气氛中,李清臣忽然一跺脚朝张行反问过来,好像刚刚发现下面的朱绶是装伤一般,然后不等张行回答,便自己先给出了答案。“因为怕死……反过来说,天上那人气息减弱,一时三刻那到底还能杀几个人?反倒是谁先射反过来引来了那厮!金吾卫一起放弩,或许能多活三四人,但谁先射这一弩,谁就可能为他人先死!这种情形,如何有人愿意为他人冒险?”

  “除非一起射!”钱唐回顾身后其他巡骑,也咬牙出言。

  虽有雨落,但在场之人,多是耳清目明之辈,如何不晓得这三四人看似是在相互交谈,实则是在鼓动、劝谏他人,尤其是后面几句话,几乎是有愤懑指责上官之意了。

  而几名朱绶、黑绶,四下打量自己的下属,也颇多不安……和金吾卫不同,靖安台的组织制度天然决定了上级与下属的亲密关系,他们也不愿意担负上‘弃下’的名头,甚至有人认得李十二郎和钱白绶的声音。

  然而,几人面面相觑之后,却在张世昭毫不掩饰的冷冷一瞥下沉默了下来。

  说到底,尊卑有别,也就是这个状态不好砍了你,否则你有什么资格躲在盾牌下嘲讽当朝大臣?

  下方纹丝不动,却不耽误片刻之后,天空中的司马二龙忽然得手,他手中长戟压着盾牌划过贺若怀豹的臂膀,一时血雾自空中绽放。

  然而,贺若怀豹既然肉身见血,非但没有萎靡,反而狂性大发,竟然就势一手持盾死死抗住压进血肉的长戟,一手持枪反刺司马正,俨然存着以命换伤的意图。

  司马正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弃了长戟转身向后,显然和对方一样,准备转身往下方金吾卫身体上取新的兵器来用,而不是跟对方玩命。

  但此举也让贺若怀豹抓住机会,长枪投出,将白有思逼退,复又转手舞起长戟,奋力一冲,乃是顶着大盾将整个人砸向了一处挨着天街大洞的金吾卫集群——这群人距离张行几人躲藏处不过区区十几步远,此时被贺若怀豹一砸,张行看的清楚,真就宛如挨了炮弹一样,四处炸裂,甚至有人直接跳入街面上的大洞,乃是宁可穿着甲胄落入暗渠,都不愿意与这悍贼正面相对。

  可即便如此,这几人也没有逃出生天。

  只见贺若怀豹落地后一个翻滚,就势以断江真气催动大戟横扫,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七八名金吾卫当场丧命。

  便是隔了十几步远的张行等人头顶的两个大盾,也硬生生被此人真气余波削去了半层凸起。

  原本挺热闹的天街大洞周围,突兀陷入到了某种怪异的沉寂中,一时只有细雨淅沥。

  无他,这一幕过于血腥了。

  唯独贺若怀豹,既淋了一身血雨,又得了势,便干脆扯掉上衣,露出半边伤了的肩膀与半边雪白的腱子肉来,然后一手持盾,一手持戟,就在官军堆中仰天长啸:“小儿辈也配杀我?!曹林、牛河不到,谁能杀我?!”

  一声吼叫,似乎才让周围官兵回过神来,接着,周围不少金吾卫与锦衣巡骑直接狼狈逃窜,场面乱成一团,便是司马正与白有思二人,本欲来接,此时也被自家下属遮蔽,畏手畏脚,显得有些气馁。

  “喊你妈呢?!”

  但也就在此时,已经彻底难以忍耐的张行忽然推开头顶破损大盾,然后劈手从前面一名溃逃的金吾卫夺来一弩,只是一架、一蹬,便抬手将一矢当面射出。“不就是杀你吗?这么想死,我来当先!”

  两人不过相隔一个十几步,一矢射出,即便是贺若怀豹也措手不及,更何况之前周围人俱在逃窜。而一直到弩矢射到他左侧没被血水溅到的雪白肩膀上,继而刺入肉中,这名早已经不顾一切的当世高手方才本能使出真气,将弩矢振落。

  可唯一干净的那边子肩膀处,也毫无疑问破了一个口子,渗出血来。

  这让贺若怀豹微微一怔,简直难以置信,乃是低头看了看伤口,方才好奇去看抬弩来射自己的那人。

  不过,由不得他多想了,司马正与白有思窥的机会,几乎是齐齐飞来,一枪一剑一前一后直接抢入,贺若怀豹不敢再留,赶紧腾空而起,而张行逃的生天,释然之余早已经不管不顾,乃是踩上第二支弩矢,然后看都不看,便向空中人影射去。

  二矢既出,这才咬紧牙关,回头大喝:

  “我既为先,还有什么可顾忌的?你们到底有没有种?有种有弩,便全都与我放弩!”

  周围几名锦衣巡骑不再犹豫,纷纷夺来钢弩,朝空中乱射,便是远处的金吾卫小股军阵中,也有人开始放弩。

  “张公。”一名朱绶从张行身上收回目光,低声作态。

  “既有人敢为人先,那就全军放弩!救他个三四人!省的有人说我视人命为草芥!”张世昭瞥了这名朱绶一眼,直接冷冽开口。“但弃械而走者,却要杀无赦!你去督军!”

  然而,军令刚刚下达,张行等人的弩矢不过射出第三轮,一声似乎有些含愤的冷笑便自空中突兀传来:“区区一个逃犯,张公都不能护儿郎们周全,未免有些过头了吧?”

  闻得此言,锦衣巡骑们稍有些茫然,占据了官兵多数的金吾卫却明显军心大振,甚至有人不顾之前狼狈,起身欢呼。

  很快,锦衣巡骑们也醒悟了过来,因为随着那句话说完,一条宛如实质,长达数十丈的浩大长生真气便自空中蜿蜒划过,宛如一条青龙一般在空中打了个卷,便将尚在殴斗的三名凝丹期高手整个卷起,继而砸落天街。

  真气散去,白有思与司马正各自被甩出十几丈远,勉强立住身子,虽然狼狈,却似乎并无大碍,倒是贺若怀豹,虽然依旧抱怀立定在天街上,却兵械尽失,浑身上下也都泛起黑红色血污,还插了几根深浅不一的弩矢。

  与此同时,一名身穿绣龙锦袍、头戴武士冠、颌下微生短须的高大中年男子,宛如平地出现一般,早早立在了他身侧,并用手按住了这位前上柱国贺若辅义子的肩膀……那个样子,就好像街上遇到熟人在打招呼一般。

  众人如何不晓得,这必然是那位牛河牛督公到了。

  “老牛。”张世昭身上也有些狼狈,闻言却是站起身来正色警告。“我一个文士,尚书省的左丞,骤然遇到这种事,已经处理的很好了……真正失职的,不该是你和曹公吗?你二人但凡有一人早早过来,哪里要这么狼狈?话说,曹公为何没来?”

  牛河刚要开口,早已经变成半个血人还抱怀立在那里的贺若怀豹忽然哼了一下,继而再努力笑了一下。而也正是这个动作,引得牛河面色阴冷起来,后者只是将对方肩上的手拿开,贺若怀豹身上便陡然整个渗出血水来。

  这一幕虽然诡异,但血水流到天街上,却与地上其他血水并无二样,都是被雨水一卷,直接流入暗渠。

  牛河等了一小会,等到身侧血人血流干净、轰然倒地,这才盯着身前的当朝宰执,说了实话:“张公,你我皆中计了。”

  “哦?”张世昭捻须以对。

  “就在刚刚贺若怀豹大闹天街之时,前平国公高虑旧部高长业,率区区三十五名贼寇,堂皇抢入修业坊内,如行刑一般轻易杀了刑部尚书、南衙另一位张公张文达!”牛河负着手,闷闷吐了一口气。“曹公与我一起接到求援,飞到半路上,他察觉不对,才发现了这件事,已经折去修业坊了。”

  周围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便是张世昭也只捻着胡子长久不语。

  倒是张行,忽然若有所思,诧异去看张世昭,却被白有思微微一动,用身形遮住了他的目光。

  “这是阳谋,是南北呼应,不是声东击西!”张世昭捻须思索片刻,给出了一个更令人信服的说法。“难道我们可以弃贺若怀豹于不顾吗?至于张尚书,真真天不假年。”

  天街上,张行没有感受到任何热流,只有一片冰冷。

  PS:大家元旦快乐啊。

  顺便献祭一本早一周的新书——《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一本单女主狗粮文,这周上架……很奇怪,更新不如我,成绩居然一度压过我……顺便,如无意外,我下周上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