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风雨行(14)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474章 风雨行(1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4章 风雨行(14)

  阎庆的抵达使得出云州的黜龙军军心明显振作,这倒不是说他带来了多少军情讯息与局势情报,或者是带来了多少物资补充,物资肯定是没有的,情报有也是落后的,主要是联络人的出现和来自黜龙帮指挥机构的直接响应让他们摆脱了之前的孤立感与不安感。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从阎庆抵达的这日开始,出云州这里对黜龙军的管控也明显放松了不少。

  在白有思向出云太守郦求凡发文请求得到应许,并以十三副甲胄换来八百贯文现钱后,黜龙军开始以五百人规模全面轮换休假,每人发五十文半日假往城内、城外做娱乐。

  至于头领们,活动范围就更大了些。

  正是因为如此,接下来,黜龙军这支偏师的上上下下得以看到了许多他们之前没心思看或者根本没看到情形,也对东夷有了些真切的了解。

  但也仅此而已,不过是四五日光景,大约是东都禁军渡河占据徐州的时候,这支偏师终于迎来了一位某种意义上可以决定他们命运的正主,也是东夷这边一位真正的贵人:

  出云太守郦求凡的叔父,东胜国水军元帅,太师,侍中,安西将军,都督东胜国西、南十七州诸军事,华阳郡公,东夷九百年名门、一品氏族郦氏族长……

  当然,也可以更简单一点,东夷唯一一位大宗师郦子期。

  见面地点在出云州州城内,却没有去太守府中,而是本地一家世族的后花园中,这里有州城城内最高点的一座五层楼,在顶楼可以俯瞰整座城池,然后北面见海,西面见山,委实是个好去处。

  号曰归春楼。

  四月初六下午,郦子期刚刚抵达此地不过一个时辰,便在归春楼顶楼设宴招待黜龙军诸人,白有思着收袖布衣劲装配长剑戴武士小冠,如约领王振、钱唐、阎庆、马平儿四人来见……这里面阎庆是刚来,王振、马平儿本是随行领军头领,稍微值得一提的是钱唐,他离开平原郡转到新设立的无棣郡本质上就是为了建立大河出海船队,此番随白有思一起出动,负责后勤,来到出云后,更是与领兵众人分隔,只在出云港内负责看管船队,这几日才往来方便一些。

  至于其余头领,也就是唐百仁、王伏贝等人,则留在营中值守。

  须发花白的郦子期那边,王元德、郦求凡之外,当然还有不少本地官吏世族子弟作陪……倒没有大都督的随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

  就这样,双方行礼完毕落座,白有思先行来笑:“不想居然是大都督亲自来见我们。”

  其余人虽然没有吭声,却都与白有思想的一样,然后一起去看主位上的大都督……毕竟,这位的抵达来者属于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大家还是有些好奇的。

  头戴高冠,同样一身布衣却衣袖宽大的郦子期闻言也捻须来笑:“老夫若不来,这东胜国五十州,怕是只有青帝爷下凡才能制住白娘子了。”

  果然如此!

  在座的东夷众人心下一惊,却是终于验证了某种想法。

  而郦子期顿了一顿,则继续言道:“当然,四年前在落龙滩遇到司马将军,便晓得那人委实不可制,也便一直想着与之齐名的白娘子是何等风采?今日也该一见。而既见面,也果然如我所料……只能说,司马将军也好、白娘子也罢,这个年纪便进位宗师,委实让人心惊肉跳……张首席如何?我虽未见他,但黜龙帮如此势力,想来修为也不浅了吧?莫非也是宗师?”

  “这倒不是。”白有思倒也坦诚。“我家三郎算是黑帝爷的点选,二征前后便开了一种锁,真气积累极多,修为进展却极慢。”

  郦子期一愣,难得颔首,却又摇头:“这般说来,怪不得要用伏龙印了,却居然正好契合,也怪不得你父亲会退却。”

  “这我就不晓得了。”白有思有一说一。“此类消息,我虽得了帮中一些告知,但也是稍早一些的,未必有大都督知道的清楚。”

  郦子期点点头,复又来问:“那雄伯南据说是黜龙帮中第一个进位宗师的,却不晓得是多大年纪?”

  “大都督只顾打探我们战力,莫不是如传闻那般,是敌非友,这次来也是要对我们用强了?”就在这时,不待白有思开口,王振忽然插嘴。

  “王……大头领想多了,只是好奇而已。”与东胜本地世族子弟的惊惶不同,郦子期倒是毫不在意。

  “你问天王与我们首席,倒也算是好奇,但眼下呢?你亲自过来看管我们的宗师又算什么,便是好奇,你不也亲口承认要来‘制住’我们总管?”王振几乎冷笑。

  场上刚刚还算和煦的气氛陡然尴尬起来,但因为郦子期和白有思这一主一客的放松,却称不上紧张。

  而回到眼下,郦子期想了一想,本欲驳斥,但“制住”二字是自己亲口所说,再加上白有思也不接话,只放任王振,却也无奈,便扭头去看自己侄子:“五郎,莫非是你不听军令,没有好好接待诸位,以至于起了什么误会?”

  “断然没有此事。”出云太守郦求凡赶紧避席来告。“侄儿一直按照叔父军令来做,白娘子麾下也一直妥当,一月之内,并无抱怨,非只如此,前几日晓得叔父要来,还专门放开禁制,许白娘子麾下出入更加方便,却不知为何这王大头领反而有此言语。”

  “正是因为放开禁制,老子亲眼见到你们东夷人的腌臜,晓得我们这一万多孤军是被逼到墙角了,这才敢来问!”王振振振有词。“否则你一个大宗师主动来见,我是疯了吗当众找你难看?!”

  郦子期一愣,然后便是真的不解了:“什么腌臜?还请阁下细细来说。”

  非只如此,在场东夷贵人,包括原本看笑话的王元德,此时也都看向了王振。

  “不用细说,就一句话。”王振伸手指向窗外城池、港口。“放开了禁制,我方才晓得,这满街人,十之八九竟都是奴!那敢问郦大都督,要是待会你要我们做的事情我们不从,是不是也要被发卖去做奴?!”

  郦子期怔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不只是他,在场的东夷人都有些发呆……最主要一个,就是这个“奴”让他们有些懵,因为他们没有把这个平素浸淫在日常中的概念当做一个什么难以接受东西,并跟眼前的人联系到一起。

  奴籍多了些又如何?

  但是,王振发作前后,白有思以下几人全都无声,却也说明了黜龙帮这些人的态度——他们居然觉得这是个什么天大的事情,甚至还记恨和忧虑起来了。

  于是乎,慢慢的,东夷众人也才反应过来,而郦求凡还在避席姿态,也只好无奈笑道:“王大头领何出此言?你们过来本是遭遇风灾,我们以礼相待……”

  “若是这般,还请大都督现在就许我们启程回去……这次收留之恩,我们黜龙帮必牢记在心,我来时首席有言,此次所费钱粮货物,必从登州加厚加优送还。”对方话没说完,阎庆也起身拱手相对。

  这是告知对方,黜龙帮是联络上此间了,这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他们欺辱的孤军。

  故此,这些天有些走神的王元德明显一愣,郦求凡也心下一慌,倒是郦子期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只是轻笑了一声,维持了体面:“如此说来,诸位倒是不想用宴,而是要直接说正事了?”

  “还望大都督体谅。”白有思终于也再度开口,乃是执长剑正色一礼。“我们被困了月余,归心似箭,偏偏东胜国上下却又屡屡阻拦,委实军心波动,人人生疑。”

  “那好,还请诸位且退,只我与白娘子一人交代个清楚。”郦子期摆手示意。“一刻钟说完,大家再来行酒。”

  郦求凡为首,东夷方面的人纷纷起身,就要告退,唯独王元德昂然不动,非只如此,黜龙帮那边王振四人也都不动。而本地太守郦求凡见状,咬咬牙,居然也回到座位上去了。

  郦子期见状愈发无奈:“王将军,白娘子……你们这是何意?”

  王元德依旧昂然:“我乃东胜王族大将,不晓得这东胜国中有什么事需要避我。”

  “不瞒大都督。”就在王元德对面的白有思也笑道。“我们黜龙帮制度,讲的是大家一起做主,这一万军、数千水手组成的船队里面,有一个任正将的大头领,四个领兵任郎将的头领,一位任太守的头领,一位任行台分管的头领,又不是我一人之私军,他们的生死求留,怎么可能是我一人与大都督做讨论呢?况且,我实在是想不到,连我们整军都被扣住了,还有什么话需要避人耳目?”

  郦子期沉吟片刻,朝着郦求凡继续再一挥手,示意这些人离开后,顶楼这里只剩七人,却还是没有放弃:“白娘子,有些话不是避讳他人,而是说本就是针对你私人的告知……”

  “若是这般。”白有思想了想,恳切来问。“能不能让他们现在就动身,起船队回去,我大可安心留在这里,与大都督做说法,听些私人告知。”

  郦子期这一次沉默良久,终于喟然:“罢了……那我现在只有一句话,白娘子!”

  “在。”白有思倒是依旧坦荡。

  “我和我家国主受人之托,请你们南下,所以,诸位何妨自我东胜国东南济州出海,离开我们国土。”郦子期说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

  “仅此而已?为什么?”白有思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王振、钱唐等人也都面面相觑。

  “当然不是仅此而已,但这件事不是我们东胜国做主,你又不愿意私谈,我也不好强行灌入你耳,只能说,你既引军自出云这里入我们国土,我们东胜国因为一些缘故,只想从济州将你们驱逐出去……”郦子期神色严肃。

  “荒唐!”说话的竟是王元德。

  “若我们不从呢?”王振冷冷反问。

  “那就在东胜国待着就好。”郦子期语气清冷。“不是你们自家说的吗?区区东夷也有五十州,既有五十州一万兵还是养得起的,我们不怕浪费钱粮。”

  “若我们宁死不从呢?”钱唐也黑了脸。

  “那也无妨,老夫可以在这里等着,先让我侄儿一把火烧了你们船队,或者直接放你们船队离开,反正到时候我们水军还可以护送你们离开;然后老夫便亲身与王将军一起,联手与你们做过一场,看看谁胜谁负?”郦子期语气有些无奈。“但若是这般的话,老夫反而不懂了……只是要你们换个地方离开,如何便要宁死不从呢?”

  确实,这是一个问题。

  理论上,这支偏师是没有反抗余地的。

  “因为这话听了就荒唐。”王振看着主位上的大宗师,居然拍案而对。“无缘无故扣押我们,再行哄骗我们穿过你们腹地,除了将我们贩卖成奴,还有别的说法吗?”

  郦子期这个时候反而不气,甚至,他在看了眼并没有太大反应的白有思后便立即晓得,这位白娘子估计已经猜到或者知晓了是怎么一回事,便更加放松起来,却又放开失态的王振看其余人来问:“为何诸位张口闭口都是奴?奴籍这种事情,你们大魏……中原不也一直有吗?也就是黜龙帮刚刚才正式废了奴籍,便如何这般上心。”

  “奴籍跟奴籍不一样。”钱唐平静开口解释。“大魏那里,官奴和私奴加一起,也不过天下一成往上,最多的时候,也不会过两成……而这些日子,我在港口看管船队,看的清楚,除去往来的北地、河北水手客商之流外,往来街道上的东胜国本地人,却十成里有七八成是官奴、私奴。这岂不让人畏惧?”

  “其实没这么多。”白有思忽然插嘴。“咱们昨日说了以后,我专门留心了城内街道与城外田野里,城内这里,委实商铺船队皆是贵人私有,本地人也十之七八是奴籍,但城外的话,只看田地分界便晓得,平民还是有一些的,所以整个东胜国内,奴籍与平民差不多一半对一半。”

  “那也够吓人的。”马平儿面色有些发白,她晓得自己不擅长应对,所以今天原本不准备说话的。

  “确实吓人。”白有思点点头。“中原那里,不说我们黜龙帮废了奴籍,只说大魏奴籍总不过两成,便说明这天下七八成到底还是良民,所以大魏的根本也都还是授田制下的平民百姓;而东胜国这里,奴籍却占了一半……既如此,东胜国只要不想自家生乱,便要尽量让奴籍与平民待遇仿佛。”

  “这不是好事吗?”说到这个话题,王元德终于站在了与郦子期相同的立场上。

  “我没说这事是好是坏,只是这样的话,便会使得东胜国没了平民百姓自己的东西,使得东胜国与中原上下截然不同,那反过来说,在中原做惯了平民的人,自然畏惧于来做东胜国的奴籍乃至于东胜国平民。”白有思稍作解释。

  “可若是这般说的话,为什么三征之后,许多流民自登州来东夷?”王元德当即反驳。

  “因为彼时是生死攸关。”钱唐也立即反驳了回去。“只是忧心为乱兵所丧罢了。”

  “这事我与老钱曾细细论过。”王振也再度冷笑起来。“你们这些东夷……东胜人必然是在奴籍上出了大岔子的,不然不至于在我们都在登州立足了,还遣人去沿海拐骗丁口……为此,帮中还跟你们掰扯过,是也不是?”

  “是,有这件事。”郦子期点点头。“三征之后,我们少了许多丁口青壮,自然也缺了些官私奴籍来做生产。”

  “听到了吗?总管,这都是命,这些人成了奴都是天意如此!”王振听到这里,忽然狰狞起来,扭头盯住了白有思。

  “什么意思?”白有思微微蹙眉,她看出来了,王振是真的情绪上来了,不是按照之前商议的那般扮演这个混不吝……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话说的很奇怪,跟他前几日做商议时的态度有些冲突。

  怎么就是命了?

  “王大头领这是如何说的?”钱唐也不由蹙眉,继而呵斥王振。“我在河北头一年,亲眼见局势坏掉后那些豪强筑坞堡收拢百姓的情状,若是没有帮里去专门拔除坞堡,只学薛常雄应了那些豪强,不是也凭空多了许多奴籍?便是朝廷之前的官奴私奴,虽说是穷困自卖多些,可哪个没有被豪门逼迫的?东胜国这里,便是再奇怪,奴籍也还是更底下的,也是被逼迫的,没人愿意被发卖成奴。”

  “那也是命!”王振摆手以对,却又醒悟。“总管和老钱会错意了!我是说他们好好地没犯错,入了奴籍都只怪老天罢了!怪三辉四御不长眼!”

  白、钱二人这才了然,想看内讧的王元德、郦求凡也登时觉得无趣。

  而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已经看穿了对方策略的郦子期此时忽然间开始后悔放这个有怨气的黜龙军头领开口扯淡了,因为他隐约意识到,对方接下来的话会有些……奇怪。

  果然,王振再度面容狰狞起来:“其实不只是他们,要我讲,全天下的人都一样,都是天生地养的,人活着就没错,心里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也都合乎天意!否则凭什么要生人到世上?错不是没有,但都不是人自己招的,错都是命给的!都是天意自家没安排好!是三辉四御不长眼!放在东夷这里,就是青帝爷没做个好至尊!平白让好人家遭了殃!”

  原本想安抚此人的其余人等,不管是东夷方面的人还是黜龙帮的人,全都一愣,却居然说不出话来,而大宗师郦子期更是在众人之前,便略显诧异的看向了这个王大头领,然后呆呆不动。

  而白有思看着这算半个老下属的部属,然后忽然意识到,这话太符合王振的脾气了,这个伏龙卫军官出身的大头领,是公认匪气最重、义气最重,也就是无畏无惧,什么都混不吝,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不对的,不然当日也不会以伏龙卫的身份离职跟随三郎了。

  就是这种人才能说出这种绝对的、明显缺乏敬畏的言语!

  这种人,若没有一个厉害的人压着,那不管是在黜龙帮还是在大魏朝廷,乃至于去做个盗匪,若到最后恐怕都无法存身……必然没有好下场的。

  但与此同时,不知为何,白有思还是觉得对方这临时起意的话有一番自己的野性生命力,让她情不自禁表示认可。

  人是没错的,错的都是天!

  “全都是他们的命!都是天意!”一念至此,白有思扭头远远眺望街上熙攘人群,想了一想,忍不住重复了一遍,嘴角泛起一丝嘲讽,复又看向了不吭声的郦子期。“大都督!不要怪他胡言乱语,而是这几日见到东胜国中的情形,军心委实有些不安,几乎人人担心一旦被你们控制,最后便是为奴的下场!”

  “那你呢?”郦子期收回针对王振的目光,看向了身前的女子。“白娘子,你怎么看?”

  “但他们是我的兵,我从登州带来的,我个人不管信还是不信,都许了他们,绝不会让他们落到为奴的地步!”白有思昂然来对。

  “那你想要什么?”郦子期点点头,认真来问。“你要什么才肯动身?要保证吗?要我写给你们?发布天下?”

  “不。”白有思从容笑道。“你还是误会我们了……我们是黜龙帮的人,哪怕是最后战死了,也永不会为奴,这点不用大都督亲自来保证,我们自家决心就是最好保证。”

  “那你……”

  “请将我们昔日登州的逃人在奴籍者往登州发还,还有三征时从南边渡海来的徐州败兵俘虏为奴籍者一并释放,与我们一起出海。”白有思凛然道。“这样,我们便愿意从东南面济州出海。”

  王元德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全都不吭声的黜龙帮头领全都看向了郦子期后,却又干脆闭嘴。

  而郦子期沉默片刻,给出答复:“我东胜国五十州,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规矩,我本人管不到,只我坐镇的西南一十七州内的十三州,可以应许你!大约三万流民,一万俘虏,如此而已……再多,恕老夫不能答应。”

  “足够了。”白有思站起身来,拔出长剑插入身前案上觥筹之间缝隙,昂然应许。“郦公一言,我自当效命!明日咱们便出发!”

  孰料,郦子期见到对方应许,反而摇头感慨:“白娘子,你可晓得一旦再出海,便又是波涛万顷?”

  “那也拦不住我率部自徐州归入。”白有思低头收剑。“人的命,好的都是自己修的,坏的都天给的!王振这厮看起来混,今日这话却说的好,但若如此,人跟天便总得时时刻刻定个胜负,省得遭了殃,大都督您说是也不是?”

  话到最后,已经抬起头来,一双秋水般的眼睛迎上了郦子期的目光。

  郦子期点点头:“上次我知道了司马正的锐利,今天算是晓得了白三娘的锋刃,可能还隔着帷帐隐约摸到了那张三郎的一点厚重,中原真是人才辈出……下雨了。”

  众人一起看向归春楼外,等了数息,才隐约察觉到云彩下面开始滴落细雨。

  初夏的雨水自东夷开始,渐渐出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