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案牍行(5)_黜龙
乐文小说网 > 黜龙 > 第59章 案牍行(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案牍行(5)

  第59章案牍行(5)

  “中丞那里就这般同意了?”

  白有思的朱绶小院厢房内,秦宝看着张行案上的一堆文书、档案,一时难以置信。

  “为何不同意?”

  张行将那双据说已经不能运行真气的腿架在了桌案上,一边在靠背大椅中翻看着手中档案,一边与等他一起下班的秦宝闲聊。“你以为我那日是开玩笑不成?这玩意真要做出来,真的是对大魏是大大的有利……”

  “我知道,我知道。”秦宝有些不安的坐了下来。“黑榜一出来,但凡能用些文字挑起匪徒内讧,便天大的利市。但白榜……”

  “就是你想得那样。”张行翻看文书不停,头也不抬。“白榜一出,江湖内斗、修行者内耗、正经帮派相互对立、世族子弟动辄好勇斗狠,对朝廷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的好事……朝廷巴不得这些白榜豪杰也都死光光,这有什么难理解的?便是英才榜,也是更方便朝廷笼络人才,你家子弟河北英才榜第一,为什么不出仕啊?这个庶民出身的二郎可是天下英才榜第十八的人物,朝廷迟早要征辟的,你们白氏为何要笼络他?是不是心怀不轨?”

  秦宝微微一叹:“可这样的话,张三哥就不怕被人记恨?”

  “被谁记恨,怎么记恨,记恨谁?”张行不以为然道。“这件事,本质上还是朝廷想掌握更多社会信息,这是朝廷的本能,也是此事这般顺利的根本,而定层次、分门别类,本就是信息处理的天然趋势,我不过是个觉得事情有趣的技术文书,天塌下来自有黑塔顶着……他们要是不满也该对着朝廷,最起码冲着黑塔去就是,何苦针对我一个不出外勤的靖安台白绶?”

  “这倒也是。”秦宝看着窗外清晰可见的黑塔,倒是坦诚。“既做了锦衣,如何还要计较这些……连巡检都只觉得有趣。”

  “好了,咱们走吧。”

  张行嘴上说着,也放下了手中文书,却又在旁边撕下一笺,提笔写了几个字。

  秦宝好奇来看,去见上面写的清楚,乃是说红山顾大娘虽也是打虎,却只与那猛虎稍作胜负,逼退了老虎,还是比不上在大江中亲手掐死巨鳄的江夏孙三娘,故建议孙三娘绰号为三丈青(蟒蛇名),位列巾帼榜第三十五,而顾大娘绰号为母灵虎,位列巾帼榜第三十六云云。

  “张三哥还帮忙排这个?”秦宝看完之后,大为惊异。“我以为上次是开玩笑……”

  “黑塔里几位黑绶给巡检面子,看我是个首倡者,便常常与我交流,算是编外顾问,你我做人榜压榜的事情也已经妥了。”说着,张行收起纸笺,加印蜡一捏,便又喊起人来。“小顾,小顾在吗?”

  说话间,门外闪进来一个白脸的俊俏仆役,赶紧拱手:“张白绶。”

  “将这个笺子和这两份文书交回给塔内陈黑绶,交完之后你们收拾下,便散了吧,我也要走了。”张行一边说,一边不待对方答复便站起身来,竟然是直接端起冒着寒气的杯子随已经闪出门去的秦宝一起走了。

  看的出来,这位白绶的坐班社畜生活,委实惬意。

  转过眼下,如今暑气已散,秋意渐高,沿途花树青黄,为午后阳光影映潭中,又与些许落叶落花斑驳一片,端是一片好风景。

  二人所居的承福坊与靖安台一潭之隔,早已经惯常,也不用走马的,张行便自端着冰镇的茶水,与秦宝漫步而归。

  不过,这几日非常明显的一件事在于,路上打招呼的同僚眼见着就多了起来,甚至有不少黑绶遥遥招手,倒是让人浮想联翩。

  “都是台中出了名的好手。”过了桥,穿过天街,进了承福坊的北坊门,秦宝终于再度开口。“他们其实都懂这个榜单的道理,但还是想让自家排名高一些……听说,有朱绶巡检专门给黑塔里那几位黑绶送礼的。”

  “这有什么,自古名利吊人心。”张行喝完了茶水,将带把的杯子用白绶串着挂在腰上,也是负手踱步,从容起来。“便是咱们俩此时说的干净,刚刚不也为近水楼台先得月,能抢先落到榜上来做压榜而兴奋一时吗?将来人榜一出,咱们俩名声十倍,说不得比前面的人名声还要高。”

  秦宝犹豫了一下,缓缓摇头:“我觉得这件事上面,张三哥跟我们不一样。”

  张行略显诧异,乃是轻微瞥了对方一眼:“怎么说?”

  “我和其他人是真的为这事患得患失……便是巡检,嘴上说着有趣,但其实也对司马二龙耿耿于怀……反而是张三哥你,看上去既在乎排名,又喊着有趣,还对升官耿耿于怀,可实际上,却好像并不是真的在乎。”秦宝小心言道。“三哥,你若不求钱,不在乎名,不在乎仕途,那到底在乎什么?真没有一样东西,让你完全放不下的吗?”

  张行稍作沉吟,认真回复:

  “我还真想过这事,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全都在乎,太贪了,才显得各处都浅薄了一些?又或者是我看书看多了,好高骛远,名也好、利也好、功也成、禄也罢,都求得是更大的更高的那种……所以对眼下的这些东西,浑不在意,总有种在踩踏脚石的感觉?”

  秦宝点点头,却又不禁笑了出来:“这就对了,可这不就是所谓心怀大志吗?跟那位最近常常来往的李家四郎李定有些相像了。”

  而话至此处,秦宝复又敛容感慨:“张三哥,你们个个都是要做大事的大英雄,大豪杰。”

  张行摇头笑对:“若是你秦二郎身边都是大英雄大豪杰,那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什么?难道是个蛤蟆?”

  秦宝怔了一下,哈哈大笑。

  二人结束了日常商业互吹,已经来到坊内十字街,便要转向,却不料此时十字街的井亭旁,居然围满了人,便好奇向前。二人身着锦衣,配绣口刀,其中一人还是白绶,直接过来,左右自然闪开,结果走近一看,却居然是一张征兵布告。

  大约一扫,各自心中了然,便直接退了出去,往家中而行。

  但行不过十几步,来到巷口前,秦宝终是内秀,晓得利害,再加上年轻,也到底耐不住,便忍不住低声感慨:

  “东都城这下热闹了。”

  张行心中同样了然,只能颔首。

  原来,刚刚二人看的清楚,那征兵令写的简单直接,却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一条天大的军政大令,乃是要重新组建十八万新军精锐。

  之所以说是意料之中,乃是说二征东夷,二十万众几乎全军覆没,虽然有徐州总管的部队与部分水军逃回,但中原、东境、河北,以及最重要的部分陕洛府军尽数丧尽,素来称之为东都精锐的上五军也全军覆没,如今内外稍安,本该重建。

  但说到情理之外,却居然只在地方上立起了六万之众,然后却要直接在东都拉起一支高达十二万众的直属禁军。

  这十二万,其中八万人是以后备府的形式,从关中各地的折冲府选备收纳,依然算是典型的卫府征选路数。可剩下的四万御林禁卫,却居然是打着恢复上五军的旗号,直接向天下招募骁勇果敢之士。

  这就是直接弃了各大门阀盘踞的卫府,改成募兵了。

  这个动作本身就有点惊天动地却不着烟火的意味,可以想见,南衙那里为了此事,究竟展开了多少次不见血的交锋。

  而不用想也都知道,这四万待遇优厚、直属皇家的所谓精锐中的精锐,必然吸引天下四方豪杰云集东都,东都之富、东都之贵,再加上靖安台将那些榜单适时抛出,怕真是要火上浇油了。

  今年的秋冬,靖安台有的忙了。

  不过行到家门口时,张行转念一想,复又得意起来——这些人便是打出狗脑子来又关自己什么事情,他如今可是坐办公室的高端社畜,与那些外勤不同的。

  PS:周末睡了懒觉,一觉醒来十一点半了,抱歉抱歉……大家周末愉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9.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